家庭生命週期之探討

嘉義大學家庭教育研究所鄭錦霞

週期是指週而復始的一種過程,生命週期的觀點常用來描述自出生到死亡依序發生的事件,家庭生命週期則以家庭為觀察的單位,由一對夫妻的結合開始,因子女的出世而使家庭規模擴張,在最後一個小孩出生至第一個小孩離家的期間,家庭始終維持一定的規模,但在子女因為工作或是婚姻而離家後,家庭逐漸回到原來的二人世界,最後,夫婦相繼死亡使婚姻解組,原始家庭的週期也宣告終止。這些生命事件代代重複,衍生世代也依循類似順序, 家庭生命週期的概念由此產生。

    另外,國內外研究報告指出,家庭生命週期是影響家庭生活與婚姻的重要因素,學者Saxton 的研究表示在家庭生命週期的不同階段中,夫妻的婚姻滿意度皆呈U 型曲線,即夫妻在結婚初期的新婚期及結婚後期的子女離家期的婚姻滿意度最高(陽琪、陽琬譯 1995)。而國內學者伊慶春(1991)的研究結果則指出,夫妻在家庭生命週期的不同階段中,婚姻滿意度是逐漸下降的趨勢,這樣的結果與國外的研究結論(〞U 型〞相對於〞直線下降〞)不盡相同。這說明了國內與國外對於家庭生命週期與婚姻滿意度的相關研究,尚還沒有一致的定論,值得一探究竟。

一、家庭生命週期的定義與理論

    家庭生命週期(family life cycle)是研究婚姻與家庭的一個重要概念,其概念源自發展學理論(Developmental Theory)。家庭本無生命,組織家庭的成員賦予它生命。在家庭中,家人的關係是互動的動態系統,不是固定不變,它隨時都在改變與調整(黃馨慧 1996)。因此,家庭也像個人一樣,具有發展性,個人的一生自出生到死亡,大多經過了嬰兒期、兒童期、少年期、青少年期、壯年期及老年期等階段,而形成一個生命週期(life cycle)。家庭發展也有其週期性的歷程,從兩人結婚共組家庭開始,到夫妻離異或一方死亡而結束,經歷各個不同階段,構成一個家庭生命週期(高淑貴 1996)。換言之,家庭生命週期是一個家庭由形成、發展、擴大至衰退的過程。而家庭生命週期的階段不同,更有不同的發展任務與特質,每一階段任務的完成對家庭的發展是相當具影響力的(藍采風 1986)。

當家庭無法因應當前階段的特殊需求;或是無法達成此一階段的任務需求,進而忽略問題而直接躍入下一階段時,就可能導致家庭停滯不前或延緩下一階段的成長,嚴重者可能造家庭的瓦解。因此家庭生命週期基本上是以家庭與社會互動的改變與調適為主(梁愛玲 1995)。綜合言之,家庭生命週期視家庭如同一生命個體,從出生到成長、成熟、衰退至死亡,經歷一連串階段或事件。由於處於相同階段的家庭,大多歷經相似的時間安排或階段連續性,而有著相似的情況、待克服的困難及需要完成的階段任務與特質。因此,這些歷程彷彿一種生命的軌道,以為家庭所依照轉變,並可提供人們辨認家庭這系統在時間的演變中,一個有組織的分析架構(彭懷真 1996)。

    由於家庭生命週期的概念綜合了人口學中有關婚姻、生育、死亡等研究議題 。家庭生命週期的概念對社會學、人類學、心理學研究中都有很大的意義。例如,透過對家庭生命週期的分析,可以解釋婦女就業、家庭成員間的關係、家庭耐用消費品的需求、處於不同家庭生命週期的人們心理狀態的變化(黃千珊 1999)。現就家庭生命週期研究發展與各學者對家庭生命週期的劃分情形說明如下:

(一)Sorokin, Zimmerman, Gplpin(1931)   其劃分標準以家庭內成員之組合改變為主,劃分階段為:

                   1.夫妻開始他們的經濟獨立生活

                   2.夫妻剛有一個或多個孩子

                   3.夫妻擁有一個或多個能獨立自主的成年子女

                   4.夫妻逐漸年邁。

家庭生命週期的概念最早由鄉村社會學家 (Sorokin, Zimmermann and Galpin, 1931) 所提出,用以描述家庭內所發生的一序列生命事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婚姻、生育、子女離家與死亡,由於這些過程代代重複,乃以週期循環名之。

(二)Glick (1947) 選出七個家庭內的重要事件,分別為:

           1.初婚     2.第一個子女出生 3.最後一個子女出生

           4.第一個子女離家            5.最後一個子女離家                                         

           6.夫妻之ㄧ死亡              7.另一位夫/妻死亡

     用這七個事件將家庭生命歷程分為六個階段,而以這七個事件的中位年齡,來決定階段之間的切割點, Glick (1947) 是第一位界定家庭生命週期內容的學者,其架構雖然受到不少批評,不過迄今仍是家庭生命週期研究的基礎,爾後的研究多在此一基礎上擴張或修正。

(三)Kirkpatrick (1934)其劃分標準以子女受教育情形為主,劃分階段為:

                           1.有學齡前子女的家庭

                           2.有學齡(國小)子女的家庭

                           3.有中學階段子女的家庭

                           4.全家皆為成年之家庭。

(四)Bigelow(1942) 其劃分標準以子女之入學情況及家庭之經濟收支為主,劃分階段為:

                  1.家庭建立期           5.大學階段

                  2.養育子女及學齡前階段 6.家庭經濟恢復階段                                                                                           

                  3.國小階段             7.退休階段。 

                  4.中學階段

(五)Duvall (1957)其劃分標準以最大子女的成長階段為主,劃分階段為:

                           1.夫妻時期     5.國中青少年

                           2.嬰幼兒階段   6.突飛期

                           3.學齡前階段   7.空巢期

                           4.國小學齡兒童 8.老年家庭。

Duvall 首先將生命週期與人類發展觀點結合,視家庭發展為組織一套促進家庭成員的發展與成長模式,而Duvall 以家庭中第一子女的生長過程及教育階段作為分類的基礎,所提出家庭生命週期的八個階段,更成為後來研究學者最常被引用的家庭生命週期之階層分類方式。Duvall(Duvall & Miller,1985)認為家庭有一個以上的孩子時,在家庭各階段會有幾年的重疊,家庭會隨著最大子女成長,隨後的孩子的來臨,是一種「重複」的感覺,因為這個家庭已經對孩子成長的正常結果熟悉了。

(六)Rodgers (1962)其劃分標準以最小子女為主,劃分階段分為二十四個階段,但其劃分法不常被採用,因為劃分太細不利研究。

(七)Kelly(1974)其劃分標準以子女的有無及獨立與否為主,劃分階段為:

                 1.為人父母之前 3.為人父母之後。

                 2.為人父母

(八)Carter, McGoldrick(1989) 其劃分標準以個人、家庭與多代間生命週期為主,劃分階段為:

                 1.單身年輕成人 4.有青少年的家庭

                 2.一對夫妻     5.孩子離家的家庭

                 3.有兒童的家庭 6.後期生活的家庭。

Carter 和 McGoldrick(1989)注意到個人生命週期與家庭生命週期、以及多代間(可能三代、甚至四代,如老年期父母、空巢期父母、年輕成年期父母和小孩同時存在的家庭)家庭生命週期的交互影響,尤其近幾年來因為醫藥發達,人類壽命大為延長,這種多代的觀點越來越受到重視。

(九)Saxton(1996) 其劃分標準以小孩的成長與離家為主,劃分階段為:

                 1.尚未有小孩階段

                 2.養育孩子階段:長子年齡低於3 歲

                 3.長子年齡為3-6 歲

                 4.長子年齡為6-13 歲

                 5.長子年齡為13-21 歲

                 6.第一個孩子離家到最後一個孩子離家

                 7.子女離家到退休

                 8.退休至死亡。

(十)謝秀芬(1989)其劃分標準以最大子女與最小子女的成長階段為主,劃分階段為:

           1.婚姻調整期(從結婚到長子女出生,約1-3 年)

           2.養育學齡前子女期(長子女出生到入小學前,約6年)

           3.有學齡兒童期(長子女的年齡在6 至13 歲間)

           4.有青少年子女期(長子女的年齡在13 至20 歲)

           5.子女準備離家期(從長子女20 歲成年離家、求學、

             服役、就業或結婚到幼兒結婚,約12 年)

           6.第二次蜜月期(從幼兒結婚分家到丈夫死亡,約10年)

           7.孤寂期(從丈夫死亡到妻子死亡,約8 年)。

    考慮目前台灣家庭型態和核心家庭的變化,同時參考西方對家庭週期的劃分方式,依結婚、養育子女、子女受教育、離家、結婚等過程,分為七期,她認為我國的家庭型態屬「輪番核心家庭」,也就是原始的生長家庭在幼子成婚後,即行分家,新的家庭形成,舊有的家庭即告消失;分家之後父母仍由諸子輪番奉養,或由一子固定奉養,而由其他兒子共擔生活費用,在第(六)、(七)期,除非他們願意和子女分居,否則他們可能接受子女的輪番奉養,而使子女的核心家庭成為輪番核心家庭,而自己的家庭宣告瓦解(謝秀芬1989)

(十一)梁愛玲(1995)、黃千珊(1999)其劃分標準以最小子女年齡為主,劃分階段為:

               1.夫妻時期(約0-3 年)

               2.嬰幼兒時期(約0-2 歲)

               3.學齡前時期(約3-5 歲)

               4.國小學齡兒童時期(約6-12 歲)

               5.青少年時期(約13-18 歲)

               6.青年期以上時期(19 歲以上)。

    由以上說明,儘管不同的理論將家庭生命週期劃分成不同階段,然而幾乎都涵蓋了五個階段:尚未有小孩階段、養育孩子階段(從長子女出生到最小的孩子離家)、空巢期(從最小的孩子離家到退休)、退休階段和孤寂期(配偶之一方死亡)。且可知家庭經濟狀況與小孩的成長是早期家庭生命週期的主要分階段依據(黃千珊 1999)。到了1948 年「美國家庭生命週期國家會議」(National Conference onFamily Life)將家庭生命週期依據家中最大子女的成長階段做為劃分指標,原因是最大子女經常是帶領家庭進入一個嶄新又陌生經驗的關鍵個體(Rapopprt & Rapopprt,1978)。雖然後繼研究者有各種不同的劃分法,但以Duvall 於1957年所提出的家庭生命週期最常被提及,Duvall 以最大子女做為階段劃分的參考基點,再按其生長過程及教育階段來決定,並對空巢期及老年期家庭做了明確的劃分,將家庭生命週期分為八個階段。家庭生命週期發展至此,最大子女的成長階段成為主要分階段的依據。在Rodgers 以最小子女的年齡做為家庭生命週期的依據,後續學者也常以最小子女年齡做為階段區分,晚近家庭生命週期發展的另一取向則是從單身成年期開始,採取原生家庭對個人選擇家庭伴侶,以及能否成功的實現家庭生命週期的各個階段有深遠影響的觀點(Carter & McGoldrick 1989)。綜合上述各學者對家庭生命週期的階段劃分,不難看出各學者的區分方式會因研究範疇及研究重點而取捨有所不同,其中最常依據的標準包括了最大子女年齡、最小子女年齡、子女受教育情形、家庭重要事件變化、家庭成員組合之變化等,不同的區分方式適用不同的研究狀況。但不管如何劃分,適時加入家庭其他變項如人格特質、家庭結構、態度、子女數等,以提昇對家庭的實質了解與預測力(Kelly,1978;Witt &Goodale,1981),而且更能貼近今日多元的家庭型態(如中產核家庭、單親家庭、再婚家庭)。因為子女的出生、成長對家庭的生活情形產生相當大的改變,雖說最大子女是帶領家庭進入一個嶄新經驗的關鍵個體,隨後出生的孩子,是一種重覆的感覺,但最小子女的成長卻是決定整個家庭生活是否可以完全進入下一個階段的關鍵。假若,一個家庭中有最大子女在青少年時期,另有最小子女卻仍在嬰幼兒時期,夫妻兩人仍要對嬰幼兒子女的照料付出心力,家中經濟費用也要耗在子女的奶粉尿布等必需費用上,如此一來,夫妻兩人是否會因為彼此的互動減少、經濟費用的支出,而影響夫妻相處或家庭休閒時間等家庭生活滿意,值得探討。

. 家庭生命週期發展任務

    家庭生命週期是研究婚姻與家庭發展的一個重要概念,隨著家庭整個生命歷程的時期不同,呈現不同的發展任務與特質。本節將介紹

國內外研究者對家庭生命週期的劃分法,及各個週期的發展任務。

家庭生命週期的概念源自發展學理論,在家庭生命週期的各個階段有不同的家庭角色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扮演有著不同的角色期待,而隨著時光流逝,年歲漸增,個人觀念因受外在環境影響亦不斷的改變,因此,個人如何因應這種種的挑戰是個重要的課題。在家庭的每個階段都有一些問題待解決,有一些重要工作待完成,社會學家稱這些待解決問題或待完成工作為家庭發展任務(family developmental tasks),若要順利通過家庭生命週期的各階段,就要盡力負起各階段所應擔負的責任(高淑貴 1996)以下介紹Carter 和 McGoldrick、謝秀芬對家庭發展任務的看法:

(一).Carter 和McGoldrick 家庭生命週期與家庭發展任務

    Carter 和 McGoldrick 研究家庭生命週期的發展,認為「年輕

成年期」是一個關鍵期,因它是形成個人生活目標與自我的時期,原生家庭對個人選擇伴侶,及能否成功地實現家庭生命週期的各個階段有深遠影響。美國中產階級的家庭生命週期及其發展任務

1.離家:單身年輕成人

         a.區別自己和原生家庭的關係。

         b.發展親密的同儕關係。

         c.從工作和經濟的獨立中建立自我。

2.經由婚姻組成家庭:一對夫妻

         a.婚姻系統的形成。

         b.擴大重組自己和配偶的家庭與朋友的關係。

3 成為父母:有兒童的家庭

         a.為孩子的來臨調整婚姻系統。

         b.加入教養孩子、經濟和家務工作。

         c.與大家庭關係的重組,包括養育下

           一代和照顧上一代的角色。

4.有青少年的家庭

         a.改變親子關係,允許青少年在系統中進出。

         b.重新關心中年婚姻和生涯的議題。

         c.開始轉移到照顧更老的一代。

5.中年生的家庭:孩子離家

         a.重新審視婚姻系統。

         b.和日漸長大的孩子發展成人對成人的關係。

         c.重組姻親和祖孫輩的關係。

         d.處理父母(祖父母)的殘疾和死亡。

6.後期生活的家庭

         a.面對生理的衰退,維持自己和(或)夫妻的職責與功能,

           探討新的家庭與社會角色                                                            

         b.給中生代更多角色的支持。

         c.支持尊重年老者的智慧和經驗,而不給予太多職責。

         d.處理失去配偶、手足和其他同儕的失落。

         e.為自己的死亡作準備。

         f.生命的回顧與統整。

    從以上可知Carter 和 McGoldrick(1989)注意到個人生命週期與家庭生命週期、以及多代間(可能三代、甚至四代,如老年父母、空巢期父母、年輕父母和小孩四代同堂)家庭生命週期的交互影響,他們認為雖然家庭過程絕不是直線的,但它存在時間的直線特質中,這是我們無法逃避的。從多代的觀點來看,必須同時適應家庭生命週期的轉變,而且某一事件對各層面彼此間的影響會有強力的影響。隨著時間的流逝,家庭會發展,也會有無法預料的事件發生;另外,垂直壓力源(家庭型態、迷思、秘密、遺產)對個人與家庭的影響程度如何,也需考慮周遭的系統層面(如社會、文化、政治、經濟等)因素。

 (二).謝秀芬的家庭生命週期與家庭發展任務

    考量台灣的家庭型態與中國傳統文化,提出包含七個階段的家庭生命週期與家庭發展任務,其內容如下:

1.婚姻調整期(從結婚到長子女出生,約1.3 年)的家庭發展

職務

  a.確立夫與妻的角色與責任分配。 b.發展互相滿足的性關係。

c.家庭經濟與預算的處理。       d.發展新的溝通方式。

e.發展成熟滿意的家庭計劃。     f.建立親密的規範。

g.發展成熟且彼此滿意的工作觀。 h.決定住的問題。

i.日常生活上的互相適應。

j.了解和尊重個人的自由與特異性。

k.發展良好的朋友交往型態,選擇共同的朋友。

l.與原生家庭感情分離,發展良好的姻親關係。

2.養育學齡前子女期(長子女出生到長子女入小學前,約6 年)

的家庭發展職務

a. 適應新的父母角色與職責的劃分。

b.學習為人父母的各種技能。

c.夫婦與父母角色的協調。

d.對事業、前途等工作之各種適應。

e.對孩子的成長而失去隱私的適應。

f.教導兒童新的技能。

g.準備第二個小孩的降臨。

h.建立家庭的規則及標準。

3.有學齡兒童期(長子女的年齡在6 歲至13 歲之間)的家庭

發展職務

a.幫助兒童適應權威的形象及了解家庭外的期待。

b.關心學校和家庭間關係的發展。

c.提供有關性的知識及健康的異性關係的發展。

d.良心的發展。

e.母親準備重返工作崗位。

4.有青少年子女期(長子女的年齡從13 歲至20 歲,約7 年)

的家庭發展職務

a.父母應該認識和接受青少年有反抗的傾向和要父母給予明確規範的願望。

b.父母應清楚青少年獨立的願望,同時給予堅定的支持。

c.父母應有正確的角色分工,成為子女正確的性別認同對象,生理上性的成熟及心理上的角色學習。

d.青少年應學習、界定未來的職業目標,及繼續在教育發展。

e.培養青少年的責任感與自信。

f.經驗與家庭不同的規範與價值觀,給予整合與評量。

g.在家以外建立地位---與同儕形成關係。

h.學習與異性交往。

i.父母當發展新的興趣與生活型態。

5.子女準備離家期(從長子女20 歲成年離家、求學、服役、

就業或結婚到幼兒結婚,約12 年)的家庭發展職務

a.提供輔導年輕成年的子女選擇學校、事業、婚姻或其他重要決定的建議,而不過份控制他們。

b.樂見孩子的成熟而允許其離家。

c.鞏固夫妻的婚姻生活。

d.適應公婆及岳父母的角色。

e.對可能失去配偶的適應。

6.第二次蜜月期(從幼兒結婚分家到丈夫死亡,約10 年)的

家庭發展職務

a. 重建父母關係為夫妻關係。

b.發展新的溝通模式。

c.處理更年期的情緒。

d.對退休與退休後經濟上的準備。

e.妥善處理退休金。

f.對健康情況之維護。

g.對祖父母角色之適應(若有孫子時)。

h.增加休閒活動或社區活動。

i.保持親戚關係。

j.在往後的歲月中為自己建立一個自己滿意的家庭。

7.孤寂期(從丈夫死亡到妻子死亡,約8 年)的家庭發展職務

a.處理痛苦情緒的衝擊。

b.了解從夫妻二人變為孤獨的個人的變化,面對獨居的事實並適應

之。

c.尋求且發現新的生活意義。

d.評估可能的經濟情況及補足收入的可行方式。

e.再婚。

f.接受「老人」之認同。

g.適應健康的衰微。

h.子女負起奉養和照顧的責任。

由以上介紹,我們可知謝秀芬(1989)、Carter 和McGoldrick

1989)的家庭發展任務與家庭教育需求的關係十分密切。另外,Carter 和McGoldrick(1989)注意到個人生命週期與家庭生命週期、以及多代間家庭生命週期的交互影響,尤其強調時間貫穿個人與家庭生命週期、多代間、與周遭系統層面可能會遭遇的之水平和垂直壓力。我國過去以多代同堂的家庭類型為主,但是以整個家族的發展為目標,個人生命週期往往被疏忽或壓抑,雖然目前盛行小家庭,家族(原生家庭)的影響仍然可見,而且我國以父系家庭為主,妻子往往得拋棄自己的原生家庭,來適應丈夫的原生家庭。從謝秀芬(1989)所提出的家庭生命週期與發展任務來看,其與Carter 和McGoldrick(1989)的觀點不同,且受傳統文化影響部

分說明如下:

1.婚姻調整期中「決定住的問題」,雖然目前夫妻婚後因工作或其他原因自組小家庭的很多,但基本上有違我國數代同堂的傳統觀念,因此年輕夫妻通常會與父母事先溝通,如果丈夫是家中獨子,通常會大費周章,而妻子則在父權體制下,順理成章以夫家為主,與原生家庭分離。

2.養育學齡前子女期中「建立家庭的規則及標準」和有學齡兒童期「幫助兒童適應權威的形象及了解家庭外的期待」,此與我國傳統的家規、重視家族的榮耀有關。

3.青少年子女期中「父母應有正確的角色分工,成為子女正確的性別認同對象,生理上性的成熟及心理上的角色學習」,我國傳統父權社會,男女遵循「公/私」、「內/外」明顯的性別分工鐵律,但在兩性平等的社會中,家庭是第一個實施性別教育的環境,我們要儘量避免在無意中複製了性別刻板印象,應致力於營造兩性平等的家庭環境,培養下一代能肯定自己,尊重異性,兼具剛柔並濟的性格。

4.孤寂期中「子女負起奉養和照顧的責任」,此與中國「老有所養」的傳統孝道有關,事實上老人希望與子女同住的比例很高,然而在目前雙薪家庭越來越多的社會中,如何克服三代同堂的困難,需要政府有更完善的家庭政策(包括人口政策、收入維持政策、職業與勞工市場傾向的政策、兒童與老人照顧方案與服務、健康和照顧政策等),讓老人不至於成為子女的負擔,能夠活得更有尊嚴,雙薪家庭夫妻也能克盡孝道,了無遺憾。

三、家庭生命週期對家庭生活與婚姻之影響

   影響家庭生活週期運轉最重要的二個因素為:夫妻的結婚年數及孩子的出世:

1. 夫妻的結婚年數

隨著夫妻結婚的年數及夫妻的年齡增長,夫妻相處的心理狀態日漸轉變,由連續相互摸索的適應到協調後的相處,認知也隨之改變;還有夫妻個體的生理發展,體力漸衰,將面臨各種可能的疾病或事件,因此夫妻隨著年齡漸長所伴隨的生理及心理變化,其處理事件的方法與能力也隨之改變,家庭生命週期皆會受其影響。

2.孩子的出世:

子女的出生使家庭由兩人世界進入多人的家庭結構,而夫妻對父母角色的扮演為另一個重要課題,這會影響家庭生命週期的發展。美國方面的研究一致認為,家庭會受到孩子出世的影響,可能產生夫妻與家庭適應困難,甚至造成家庭失和等,尤其對新婚夫妻而言,同時要扮演父母及夫妻的角色,以及面臨經濟與管教等問題等確實有所為難(鄭懷超 1994;引自莊訓當 1996)。

另外,從上得知多位學者肯定家庭生命週期與家庭生活及婚姻有關,Vaillant(1983)採縱貫式的研究方法,以婚齡決定家庭生命週期,結果發現男女的婚姻滿意度最初皆會隨婚齡下降,但在結婚20 年後會開始回升(引自陳志賢 1998)。Rollins & Feldman(1970)表示家庭生命週期的不同階段與婚姻滿意度呈現U型曲線,妻子對婚姻滿意度自剛結婚,尚無小孩的第一階段開始一直下降到第一個小孩出生的第二階段,直至家有學齡中小孩的第四階段才逐漸回升到滿足度的高峰。丈夫則由第二階段開始稍有下降,然後與妻子大略相同,在第四階段以後逐漸感到婚姻的滿足感(引自藍采風 1996)。眾多的研究顯示婚姻生活的滿意度亦是隨著家庭生命週期的各個發展階段而呈U 型曲線分配。以撒克斯頓(Saxton 1990)探討家庭生命週期各階段對婚姻滿意度的關係幾近呈現U 型曲線,敘述如下(楊琪、楊琬譯 1995):

(一)已婚夫妻,子女尚未來臨的階段(無子女期):

    大多數夫妻在婚姻的前幾年都感覺最愉快。由於沒有子女,夫妻可把生活重心放在自己與對方的需求上,全付心力適應對方以及彼此的新關係,可以毫無顧忌地追求工作成就與教育的增進。

(二)年輕的家庭,養育子女的階段(長子年齡低於3 歲---第一個子女離家以迄最後一個子女離家):

    婚姻關係的本質因為子女的來到而改變,夫妻雙方的主要關注目標,已不再是夫妻彼此二人而已,子女的來到,需要付出心力,額外的支出及改變以往的生活。例如隨性所至地外出看電影不再是容易的事,要外出必須先安排照顧孩子的保母,而尋找適當的保母照料似乎在短時間不容易做到,或子女生病時,需細心照料或規劃看護的辦法等。因此,夫妻有了子女後,婚姻的滿意度大幅下降,持續下降到子女成年。青少年期對於大多數父母而言都是最困擾的。青少年渴望證

明自己的獨立能力,自己做主,並且追求自己的興趣。這一切卻與父母的期望背道而馳。當孩子接近二十歲左右時,有的子女會離家上大學或工作,孩子在生活上較為獨立,可緩和與父母之間的摩擦,父母若能妥善的因應,便能卸下重擔,婚姻滿意度因而提昇。

(三)中年夫妻,子女離家後的階段(子女離家至退休):

此時夫妻關係近似於婚姻初期的狀況,因而婚姻滿意度增加且持續上升,此外,子女離家後,母親也有輕鬆的感覺。

(四)老年夫妻,退休後的階段(退休至死亡):在此階段的老年男性與老年女性之間有很明顯的差異,女性的婚姻滿意度持續上升以迄老年期,而男性對於婚姻滿意度卻又開始下降,專家解釋可能原因是男性可能需面對退休後的生活是不同於以往的生活,因此在心理和生活習慣等適應較為困擾,而對婚姻的滿意度產生負面影響;但女性原本就以家庭為重心,子女離家後反而可以讓女性擔任母親角色的重擔放鬆下來,在空巢期便可以調整得很好,因而面對老年期較能適應。

在國內的研究,伊慶春(1991)研究家庭生命週期與婚姻調適的關係,其婚姻調適指的就是婚姻滿意度,伊慶春亦採用Duvall 的分類,以長子女的成長階段分為八個時期,研究發現無論男性或女性,在婚姻調適的層面均因家庭生命週期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整體的調適會隨家庭生命週期有下降的趨勢,而非國外研究的U 型曲線。另外,陳姿勳(2001)研究性別、家庭生命週期與婚姻滿意度關係研究,結果也呈現男女雙方的婚姻滿意度會隨著家庭生命週期而下降。

    綜觀上述,國內外學者探討家庭生命週期與婚姻滿意度的關係呈現不同的結果,國外研究發現在家庭生命週期的不同階段,夫妻的婚姻滿意度呈現U 型曲線;但國內的研究則為逐漸下降的趨勢。這說明了國內與國外對於家庭生命週期與婚姻滿意度的相關研究,尚還沒有一致的定論,而婚姻與家庭又是息息相關,是否也說明了家庭生命週期與家庭生活滿意度會如同婚姻滿意度的曲線分布:U 型或直線下降呢?還是有截然不同的情形,值得一探究竟。

 

.參考文獻

中文部份:

伊慶春(1991)。台北地區婚姻調適的一些研究發現。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彙刊:人文及社會學科1,2,151-173。

高淑貴(1996)。家庭社會學。台北:黎明文化。

黃千珊(1999)。家庭生命週期與家庭休閒活動決策歷程之研究以基隆市核心家庭為例。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成人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志賢(1998)。婚姻信念、婚姻溝通與婚姻滿意度之相關研究。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輔導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明君(1991)。家庭決策、夫妻溝通之自我開放程度與婚姻滿意度之相關研究。私立文化大學家政研究所碩士論文。

莊訓當(1996)。國中已婚教師婚姻滿意度相關因素及其調適之研究。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輔導研究所碩士論文。

梁愛玲(1995)。台北市雙薪家庭家庭休閒與家庭生命週期關係之探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家政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曾文志(1995)。成年早期婚姻親密量表之編製及影響婚姻親密之因素探討。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輔導研究所碩士論文。

彭懷真編譯(1983)。為什麼要結婚Knox, D.原著)。台北:五南圖書公司。

彭懷真(1996)。婚姻與家庭。台北:巨流圖書公司。

陽琪、陽琬翻譯(1995)。婚姻與家庭。台北:桂冠圖書公司。(原作出版於1993)。

黃馨慧(1996)。家庭生命週期,載於黃迺毓、黃馨慧、蘇雪玉、唐先梅和李淑娟編著家庭概論。台北:空大。

謝秀芬(1989)。家庭與家庭服務。台北:五南。

謝秀芬(1997)。已婚女性的生活困擾與家庭福利之因應。載於謝秀芬主編爭議年代中家庭福利與家庭政策論文集。台北:東吳大學社會工作系。

謝秀芬(1997)。家庭與家庭服務。台北:五南圖書公司。

蔡仕君(1988)。從不同家庭生命週期探討已婚職業婦女之生活滿意度。中國文化大學家政研究所碩士論文。

藍采風(1986)。婚姻關係與適應。台北:張老師。

藍采風(1996)。婚姻與家庭。台北:幼獅圖書公司。

英文部份:

Anderson, S. A., Russel, C. S. & Schumm, W. R. (1983). Perceived marital quality and family life cycle categories: A further analysis.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45, 127-139.

Carter, B. & Mc Goldrick, M. (1989).Overview the changing family : A framework for family therapy. In B. Carter & M. Mc Goldrick (Eds.), The changing family cycle : A framework for family therapy(2nd ed.). New York : Allyn & Bacon.

Duvall, E. M. & Miller, B. C. (1985). Marriage and family development . New York : Harper & Row, Publisher .

Saxton, L. (1996). The individual,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CA : International Thomson Publishing.

Snyder, D. K. (1979). Multidimensional assessment of marital satisfaction.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41, 813-823.

Vaillant, C. O. & Vaillant, G. E. (1993). Is the U-curve of marital satisfaction an illusion? A 40-year study of marriage.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55, 230-239.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