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Blog 與 其社會實踐意義

 

南華社會學研究所 葉允斌

一、Blog 簡述

Blog在台灣的流行才剛開始,一般稱之為「部落格」,大陸稱之為「博客」(方興東、王俊秀),也有稱為「網路日誌」(簡稱爲「網誌」),是Weblog的簡稱,即Web 和Log的組合詞 [i]Blog乃是作為一個網頁,包含著概要的、按時序性安排的資訊項目。一個Blog可表現為一個日誌、期刊雜誌,展現於首頁的最新訊息,或連結至其他的網站[ii]Blog不同於以往個人網頁,可提供個人隨時登載日誌、轉貼圖文、對話溝通、網頁連結等功能。這種開放的平台對於既存的封閉性網路機制無疑造成劇烈的衝擊。儼然藉著P2P的交往模式,表現出網路空間中的自由言談交往領域與思想共享的平台

Weblog是由Jorn Barger在1997年提出的,乃是指一種以web 作為呈現媒介的(個人)log,這類似於個人的新聞台或BBS上的個人版,然而,Blog突破必須在限定時間進行發文,這些資訊均以時間順序呈現給讀者,使用者能够管理自己的Blog,而不必像其他網路社區(如BBS、聊天室)受到系統管理員的限制。如此呈現的型態,更偏向於網頁型態的雜記。[iii]

Blog的優異之處,特別是藉由一種「RSS」(RDF Site Summary)的技術,即以文件內容爲主的資料交換格式,使用各種預先定義好的命名空間,傳遞站台上各篇文章的標題、描述、作者、靜態鏈結、出版時間等以最快、最簡單的方式迅速更新網頁,能迅速的進行網頁更新。對於任何使用者來說,只需要花費極少的頻寬與時間,就能够取得大量的資訊。[iv] 是以,在資訊取得上,Blog得以做出迅速傳播與接收的雙向互動,這種資料交換的格式,相對於以往需要花費龐大人力彙整、或需要設計複雜判斷始能完成的任務,現在可以在相當短的時間之內,傳輸大量驚人的訊息給任何使用者。[v]

綜以上所述,Blog擁有下列幾個重要的特性:[vi]

(一)主觀性

Blog的是一種以作者為中心的媒體,文章表達著作者的主觀感受與意見。這必然涉及著「某人在某個時間點上從某個方向切入後的思緒痕跡」,這裡強調著主體在Blog足以自由發揮其個殊與獨到的見解。

(二)交流性

一方面如上所述,Blog呈現的是以主體發表個人見解為中心的言談領域,但這並沒有違背主體與主體之間的交互主體對話交往模式。在Blog中的讀者群之間,彼此會去閱讀彼此的Blog,可以把這種現象想像成一種環狀甚至識網狀的結構,每當一有人在自己的Blog上提出了甚麼有趣的東西,連帶著會有一群人也在自己的Blog上開始撰寫相關的題材,換言之,Blog當中的成員們彼此之間呈現的是持續交流與對話。

所以表面上,Blog當中呈現的似乎是鬆散、去中心性的組織,每位成員、每個主體都有各自的見解與思考的獨特性,他們共同存在於Blog的對話情境中;然而實質上,這個共同體的凝聚力同時也在不斷的生成中,我們會發現一個虛擬社群的產生,當中的成員有共同關切的公共議題,成員彼此之間經常性的對話與交流,在經過不斷的交流、互動所累積的結果,此交流的機制也將儼然成為堅固的虛擬社群。一方面,這種交流與互動模式更建構在跨時間與跨空間上的特質上。更重要的是,這個社群是歡迎任何公眾加入其間,任何個體都有機會閱讀到這些先前對話的內容,而有了掌握交談脈絡與默契的機會。[vii]

 

二、網路商業化

筆者認為在Blog成為流行的同時,回顧當今網際網路發展的趨勢,將更有助於了解Blog所內蘊的時代意義。網際網路原初懷抱著「公共性」[viii]的理想,乃是建立在人與人之間平等互動的關係基礎上,資源的共用或共享在當時已成為普遍的趨勢,換言之,初期人與人的互動關係可以「主體對主體」的交往,彼此以承認對方為前提,這表現著網際網路空間是以「互為平等」身分進行交往的場域,這形構了公共性的前提,表現為平等、自由的交往論域。

相反的,自1990年代以降,網際網路逐漸呈現商業化趨勢,商業化所造成的後果,致使消費者表面上看來擁有充分的自主與選擇的權力,事實上卻是在操弄、營利者於意識型態建構下虛構的假象而已。網際網路的營利者總是以「服務者」自居,批著服務、滿足消費者需求的外衣,實際上卻大張旗鼓的進行獲利與說服消費的行為。於此,網際網路空間中,消費者與營利者之間,真誠的溝通對話被策略性的對話所取代,呈現積極主動的營利者與被動、受操弄的消費大眾,是以,「主體對主體」的互動關係,在商業化的促使之下,表現為「主體對客體」的對立關係。

對於資本主義市場的商品價值,Elizabeth Anderson從「排他性的自立角度」以及「感官慾望代替深層反思」兩種標準進行對商品價值觀的討論。[ix] 商品價值對於人類生活世界的侵入,將造成兩種後果:首先,生活世界以「分享式」、「交互主體」的共處交流關係,被市場律則的「排他」、「獨享」價值所取代。再則,對於商品的接受或取捨將循著自立以及商品供求進行決定,「批判」、「反思」的精神將逐漸消弭。換句話說,極端的個人主義將取代生活世界(lifeworld)的主體共存、互惠關係。

 

三、Blog的社會實踐意義

德國社會學家J. Habermas1980年代建構他的溝通行動理論知識體系,並用以他的溝通行動理論來解釋當代的各種新社會運動(new social movements。他讚揚新型的社會運動,包括人權運動、環境保護運動、婦女解放運動、反戰運動等等,這些運動都具有強烈的解放性與民主意義,藉由這些實質上的運動,公眾得以捍衛受到威脅的生活世界,抗拒生活世界繼續地受到權力和資本的侵略(J. Habermas,1987:393-396)[x]Habermas相信藉由這些「參與性」的論述,即可發揮集體行爲的活動,在對抗壓迫和專制中足以超過個體的抵制作用。如此,實際的挑戰封閉秩序的「排他性」或扭曲性的溝通。這些新型社會運動作為當代的自由、批判性溝通的展現,在Habermas認為,新社會運動也體現了溝通行動自由、公開、平等的精萃精神。

當今面對Blog的逐漸流行,誰又可以預料Blog所帶來的另一種型態的新社會運動,將會以何種更為強大動員能力或更具行動性、實踐性的批判語言交流,劇烈衝擊當下的權威、封閉勢力?

 如果從社會或傳播學上的意義來理解,Blog可歸結以下三個重要的特點: [xi]

(一)個人性:一般媒體都是由企業、社會組織和政府所擁有的,而Blog是真正意義上的個人性的。

(二)開放性:開放性意味著Blog是真正意義的公共領域,Blog成爲一種傳媒工具,意味著個人空間直接變成公共領域,主體進入公共領域的門檻、限制機制將完全消散與懸置。

(三)交互性:意味著與傳統的「單向」媒體完全不同。

   Blog的發展,將表現一股挑戰既存封閉系統的巨大力量,即平等、開放、自由的交往互動模式。在論及Blog於社會實踐的意義,平等、自由、開放特質,筆者認為將有可能提供網路空間一個理想的交往、言談情境,尤其面對封閉威權勢力,Blog更能展現其反動的特殊性格。誠如一則報導指出:

這股不可忽視的「人民」力量,大陸當局愛恨糾結,一方面鼓勵科技現代化,一方面卻封鎖海外網站、拘捕網路異議份子、監視網咖,因此,博客族若真要暢所欲言,仍得帶著銬鐐跳舞。(宋如珊,2004)

雖然結論在於「博客族若真要暢所欲言,仍得帶著銬鐐跳舞」,但是由此足以看出Blog對於寄存勢力威脅與挑戰的巨大能量:Blog代表著自由言談的空間。對於大陸當局而言,博客的存在似乎就是一個向既存體制進行挑戰的言論平台,大陸當局對於博客的自由開放特質亦日趨重視,並開始採取監視、制約的動作。[xii]面對一個不足為患的勢力,威權勢力是不會做出如此嚴密而積極的監控動作;由此可看出以P2P為精神導向的Blog機制,在既存勢力眼中的反動潛能與威脅性。

正如台灣著名的苦勞網(coolloud)一般。苦勞網除了是一個讓各社運團體分享資源的開放空間,而且苦勞網中的成員也扮演著更積極、實踐性的社會運動者的角色。最近苦勞網也將製作RSS新聞台,用以串連其它Blog的新聞及消息,積極運用Blog來進行社會運動消息的傳播工作。對於苦勞網創辦人之一的孫窮理而言,網路技術一旦完全被壟斷、被商業化,許多運動的可能性將隨之葬送;在一片網際網路撈金熱中,苦勞網正在創造價值觀截然不同的網路世界:做為網路上的運動媒體,苦勞網乃是以批判及反省高科技產業裡頭的政經關係、勞動條件、環境問題為己任,[xiii] 這也正體現了Blog、P2P未來於社會實踐中的地位與重要性,或許,台灣未來的社會運動將從Blog中再一次的展開。



[i] 引自 方興東 著,〈中國博客教父方興東:博客的自律與他律〉,

http://www.people.com.cn/GB/wenhua/27296/2343597.html。

[ii]引自 〈Blogging: Creating Instant Content for the Web〉,http://library.usask.ca/~scottp/il2001/definitions.html。

[iii] 〈部落格風漸吹起  建構網站好上手  BBS將引進〉,

http://ncoast.tku.edu.tw/tknetnews/NO/61.htm#部落格風漸催。

[iv] 林世儒 著,〈BLOG 博客 部落格〉,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16510.html。 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16510.html

[v] 參見 〈部落與部落格〉,http://www.openfoundry.org/archives/000166.html。

[vi] 參見 〈部落與部落格〉,http://www.openfoundry.org/archives/000166.html。

[vii] 參見 〈部落與部落格〉,http://www.openfoundry.org/archives/000166.html。

[viii] 關於公共領域獲公共性的討論,可見於Habermas ,1989)Th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f the Public Sphere : An Inquiry into a Category of Bourgeois Society. Trans. Thomas Burger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ix] 詳細討論可見於Elizabeth Anderson 著,“Values in Ethics and Economic”第七章部分(Massachusett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x] 關於Habermas對於新社會運動的討論可見於Habermas , J. (1987)The Theory of Communicative Action. Vol. II. Lifeworld and system: A Critique of Functional Reason.  Trans. Thomas McMarthy (Boston: Beacon Press).

[xi] 引自 方興東 著,〈中國博客教父方興東:博客的自律與他律〉,

http://www.people.com.cn/GB/wenhua/27296/2343597.html。

[xii] 參見 宋如珊 著,〈博客中國 帶著銬鐐起舞〉,《聯合報》,2004/2/9 (A13)。

[xiii] 參見 陳靜雲 著,〈台灣第一個深度社運網站  苦勞網為社會基層發聲孫窮理掀起社運新論戰,http://61.222.52.195/news/database/Interface/detailstander.asp?Sort2=關於苦勞網。&Writer=&Sort=[其他]&auto_source=&ID=43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