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blog)作為媒體開放源代碼的理論研究

——博客(blog)與自由軟體發展機制的對比

 

北京清華大學   方興東姜旭平 關志成(100084

 

中文摘要

  新興的博客(blog)是互聯網技術促成的一次新的媒體革命,是真正發自草根力量的個人媒體力量的體現。博客的出現集中體現了互聯網時代媒體界所體現的商業化壟斷與非商業化自由,大眾化傳播與個性化(分眾化,小眾化)表達,單向傳播與雙向傳播3個基本矛盾、方向和互動。但是,作為一場深刻的革命,那麼在一切趨於成熟,內在規律浮出水面之前,我們還是需要對其中決定未來博客走向的價值取向、內在機制作出分析和判斷,在沒有任何系統理論體系作為參考的情況,試圖構架一定的理論框架,對博客未來的趨勢和方向,作富有創新的判斷。本文把博客作為“媒體的開放源代碼”進行理論分析,從媒體價值鏈最重要的三個環節:作者、內容和讀者,來剖析和闡明“開放源代碼”的內涵所在。然後,在博客與軟體開放源代碼比較一致的道德規範、運作機制和經濟規律等層次,進一步深度闡述博客的開放源代碼理論。

關鍵字:博客(blog)、開放源代碼、媒體、公共版權

內容目錄:

博客——媒體的開放源代碼理論框架

作者層面的“開放源代碼”

內容層面的“開放源代碼”

讀者層面的“開放源代碼”

新舊世界兩個世界:大教堂和市集模式

理解開放源代碼的鑰匙:商品經濟與禮品經濟

反樸歸真:後現代禮品經濟的原始特徵和傳統精神

GPL:開放源代碼軟體的“憲法”

開放內容(Open Content):比開放源代碼運動更廣闊

CC公共版權”:博客世界的GPL

 博客——媒體的開放源代碼理論框架

“博客:媒體的開放源代碼”理念

       是的,博客是技術促成的一次革命,是一次真正發自草根力量的浪潮。因此,自由、個性、創新等是他們的特點,但是蕪雜、無序、混亂,也是現有階段的必然特點。但是,作為一場深刻的革命,那麼在一切趨於成熟,內在規律浮出水面之前,我們還是需要對其中決定未來博客走向的價值取向、內在機制作出分析和判斷。

  表面上看,博客與軟體業的開放源代碼運動,完全是兩個不同領域的事情,一個軟體,一個媒體,有點八竿子打不著。但是,深入博客發展的歷史,透視這些活躍博客的來歷,以及他們的價值觀,並且分析其中的運作機制和經濟規律,你就會發現兩者之間實際上驚人的一致,越深入越血脈相通。這也是我們提出“博客:媒體的開放源代碼”這一理念的依據。

  “博客中國”在20028月開站的第一天,就旗幟鮮明地打出我們的理念:“博客之於知識和思想,正如Napster之於音樂,Linux之於軟體”。認為博客倡導精神就是“開放、共用、自由”。然後,我們在多篇文章中,闡述關於“博客與源代碼”之間的關係。比如,20021023日,發表文章《博客的“源代碼”和它的內涵》,明確提出“博客寫作區分於一般寫作的要點就是:博客寫作是公開‘源代碼’的。”

  2003年初,托尼·帕金斯(Tony Perkins)推出博客網站AlwaysOn。作為高科技媒體領域最具前瞻性的人物之一,托尼·帕金斯最近提出了博客是“媒體開放源代碼運動”的觀點。與我們先前的理念不謀而合。無論是使用“媒體”、“內容”還是“資訊”、“知識”和“思想”等不同辭彙,實際上的所指都是一樣。本文,我們選取了目前其中最大眾化的一個:“媒體”。2003610日,《商業周刊》的文章也開始正式使用“Open Source Media”的概念。

  博客的出現集中體現了互聯網時代媒體界所體現的商業化壟斷與非商業化自由,大眾化傳播與個性化(分眾化,小眾化)表達,單向傳播與雙向傳播3個基本矛盾、方向和互動。這幾個矛盾因為博客引發的開放源代碼運動,至少在技術層面上得到了根本的解決。

  但遺憾的是,對於這方面的理念,目前為止全球範圍內還只有散亂的觀點,而缺乏系統的論述和理論架構。我們不自量力,試圖嘗試著構架出這個理論的輪廓。

博客與軟體開放源代碼運動一脈相承

  大概3年前,一批開放源代碼領域的程式師開發出各種各樣的博客軟體(或者類似博客形式的簡易出版軟體)。這些軟體不但免費,而且開放源代碼。它們共同之處在於:可以讓具有電腦基礎知識和技能的任何人,方便、快捷而低成本地構建自己的交互網站。這些軟體在不經意之間,引燃了還處於“地下”,正在萌芽之中的博客趨勢。憑藉這一技術工具,使博客迅速演變成為一場全球性的運動。

  因此,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是開放源代碼運動在恰當的時機促成了博客運動的發生。而且,早期的博客信徒大多數也是開放源代碼社區的人士。他們在互聯網上構建了一個個社區,可以方便地張貼內容、交流看法、引發爭論和探討。這些社區與演進中的博客社區和博客網站經常合為一體,不可分離。

  而當博客運動崛起,也就必然超越了技術領域,走向了所有與內容相關的領域。其中,媒體領域是重中之重。博客為媒體領域的開放源代碼運動創造了機會。下面,我們從媒體價值鏈最重要的三個環節:作者、內容和讀者,來剖析和闡明“開放源代碼”的內涵所在。然後,在博客與軟體開放源代碼比較一致的道德規範、運作機制和經濟規律等層次,進一步深度闡述博客的開放源代碼理論。

  這一切都是在沒有任何系統理論體系作為參考的前提下進行的。但是,經過仿佛的思考和探討,我們還是對博客未來的趨勢和方向,大膽作出富有創新的判斷。本書把博客作為“媒體的開放源代碼”這一基本判斷,對比和借鑒開放源代碼軟體相對成熟的理論分析,是目前為止,在全世界博客領域也是最系統、最大膽的。我們有一定的信心。當然,這是一次嘗試和努力,粗淺而倉促。更多是真正的拋磚引玉。很希望通過時間來不斷完善,當然希望能夠證明這些判斷的核心觀點的正確性。

軟體開放源代碼與媒體開放源代碼的價值鏈比較(圖一)

層次

軟體(Open Source

媒體(Open Source Media

 

傳統專有軟體

開放源代碼軟體

傳統媒體

博客

作者

企業內部程式師

任何程式師

職業作者

任何網民

內容

源代碼不公開

源代碼公開

傳統文檔

超鏈結文檔

受眾

用戶只能運行

用戶可以修改

讀者“唯讀”

讀者交互討論

作者層面的“開放源代碼”

作者層面的“開放源代碼”,才是媒體的終極開放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程式師是程式“源代碼”的“源代碼”,而作者是媒體“源代碼”的“源代碼”。只有在作者層面,真正實現“開放源代碼”,才是媒體技術層面的終極開放。否則,沒有這個層面的根本性的變革,就不能實現真正的開放。而這一切,由於博客的到來,才真正成為現實。

  作為源代碼的作者在傳統媒體領域,已經形成非常成熟而穩固的職業化和規範化的工業化遴選機制。其中專業記者是作者的核心群體。

  即使有了互聯網以後,包括新聞網站、商業門戶等也僅僅是在技術層面使用互聯網,而對新聞業的工業化運作機制基本沒有天生實質性的變革。當然,互聯網的確為新聞業帶來了許多變化,也為深度的變革作了鋪墊和準備。比如,互聯網新聞的製作和傳送的速度,真正可以做到“無須等待”。這一點,對於突發新聞更是體現出無與倫比的優勢。同時,互聯網可以方便地發揮文字、照片、視頻和音頻等多媒體功能的無限空間,使表現方式能夠大大超越。同時,互聯網的交互性也為內容打開新的空間,讀者可以通過BBS論壇、留言評論等有限度的參與,如果技術上設計得當,甚至可以成為內容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是,作為作者的記者依然是傳統模式,在內容製作的流程中,依然是編輯集中控制的“大教堂”模式。依然是傳統媒體意義上的作者提供了目前互聯網領域的主要內容,而相對開放的個人主頁、特色網站等只是非常有限的點綴,他們在吸引讀者注意力方面,依然處於十分邊緣的地位。互聯網的確挖掘出一批新的優秀作者,使作者隊伍資格倫丁

  正如王朔所言:“我害怕的不是哪個專業作家,而是那些具有寫作能力的人民。”只有將具有寫作能力的人民徹底開放,革命就會發生。而博客,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博客的“四零條件”

  要能夠實現作者的開放,最理想的狀況當然就是“零進入壁壘”。就是任何有寫作能力都可以上來試一把。博客逼近了這個目標。“零進入壁壘”大概需要四個條件:

  零技術:過去,即使是最開放的個人網站,其實技術門檻也是比較高,只有少數精通技術或者有條件實現技術的人才能擁有一個個人網站。比如功能變數名稱知識、FTP知識、網頁製作和編程知識等。但是,博客卻不需要這些專業知識,只要一個網民會發郵件,就可以沒有任何技術障礙地馬上擁有自己的博客網站。可以像發郵件一樣簡單地實現靜態網頁的呈現。博客的力量就在於技術的極度簡化,包括架構和申請博客網站,編輯、上傳和修改內容等,都因為簡單而具有革命性。

  零成本:免費是互聯網發展的第一推動力,今天免費也同樣是博客發展的第一推動力。免費、簡單、易用的博客軟體工具的紛紛出現,促成了大量可以免費申請空間的博客服務網站。或者出於興趣和愛好,或者作為現有冗余資源的再利用,或者作為營銷、推廣和業務的補充,許多低成本的博客託管服務網站在全世界遍地開花。使得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像申請免費郵件,免費申請自己的博客網站。不需要註冊功能變數名稱的成本,不需要租用伺服器空間的成本,不需要許多軟體工具的成本。當然,隨著博客應用走向成熟,付費高層次的博客服務也自然而然。零成本的進入門檻,並不排斥博客的收費服務。

  零編輯:戴夫·溫納(David Winer)對博客的定義非常簡單:博客就是沒有經過編輯的個人聲音。編輯作為仲介,是傳統媒體(包括傳統網路媒體)集中控制模式的重要方面,是內容發表的一個重要“屏障”和“壁壘”。而在博客領域,作者就是編輯,即時寫作、即時發佈、自我檢查形成了與傳統寫作截然不同的“體驗”,真正實現了作者“零磨損”的開放式寫作。姜奇平稱博客寫作為“一種體驗式寫作”。很多人擔心失去“看門人”的博客會是一團混亂。可令人驚訝的是,與開放源代碼領域高質量的軟體一樣,面前為止,博客世界贏得的公信力和秩序性,以及很多作品的質量甚至超過了傳統媒體。

  零形式:互聯網的技術特性,使得其形式的表現方式十分靈活而豐富多彩。各大網站爭奇鬥豔,比試形式。但是,這種豐富性使得網站在比試形式方面的力氣遠遠高於內容方面的競爭,帶來了巨大的資源浪費和隱性成本,同時也增加了互聯網出版和發表的門檻。但是,內容永遠是媒體的內核。博客實現了返樸歸真,它提供了自動、簡單、明瞭的形式,使得作者只需簡單選擇形式的模板,而無須為形式耗費時間和精力。博客的零形式使內容獲得了更大的解放。

  “四零條件”是最理想狀況,也是一個相對條件。比如一個個人到免費博客託管服務網站申請,就可以接近“四零”。但是,如果個人需要高級一點的服務和條件,當然有些條件就需要超越“零”了。比如,個人自己構建獨立的博客網站,就需要一定的成本和技術。因此,不能把它絕對化、固定化。

  是的,博客無論在單純的技術上、形式上都不是什麼神奇的新事物。它的革命性就在於極度的簡單。博客與個人網站(個人主頁)、BBS、論壇、電子刊物以及門戶等都有共通之處,因此,有人把博客稱為“個人網站2.0”和“網路媒體2.0”。但是,以前的各種網路形式都沒有真正達到“四零條件”。這就是博客與它們的根本區別。只有博客的“四零條件”,才能使其真正突破傳統媒體的機制局限,超越一般網路媒體的形式主義,彙聚革命的力量。通過實現(或者逼近)這“四零條件”,作者的“開放源代碼”就自然而然成為現實。它最大程度地發揮了互聯網的天然優勢。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由於過去IT和互聯網歷來是以各種術語和技術來“唬人”。所以,普通人士對於互聯網上新的應用和現象,往往會“心有餘悸”、“敬而遠之”。未曾瞭解和實踐就先敬畏幾分,這種敬畏構成的“心理壁壘”也不容小視,會使很多人望而卻步。其實,讓自己成為博客沒有任何“技術含量”,不需要掌握任何新技術。博客技術是一種真正“傻瓜式”的媒體形式。無論在戰略上,還是戰術上,都可以藐視它。

  作者的開放是不是僅僅是吸納更多的“烏合之眾”上來,降低內容的檔次,影響媒體的品味,破壞新聞記者傳統的道德規範?這的確人們最自然而然關心的問題。畢竟,在資訊爆炸的今天,媒體更在於“以少勝多”、“以精取勝”。這種懷疑在自由軟體(與開放源代碼運動是一脈相承,可以不加區分)運動的初期,也是遭遇嘲笑和置疑最多的。的確,一班沒有領導、沒有報酬的程式師在網上,沒有任何約束地彙聚在一起,編寫軟體,如何與微軟這樣年收入近300億美元的公司進行競爭?但是,實踐是檢驗整理的唯一標準,開放源代碼運動最終不是以口號和理想來贏得自己的勝利,而是以更高效、更低廉、更高質的產品征服了世界,開始撼動了微軟的壟斷。

  博客也將同樣如此,將以自己超越傳統媒體的優秀的內容來獲得自己的天空。那麼,為什麼能夠如此?為什麼必將如此?這個答案我們留待後面的博客運作機制層面來探討。

接下來,我們先看看什麼叫作內容的開放源代碼。

軟體開放源代碼和媒體開放源代碼的共同點

 

軟體開放源代碼

媒體開放源代碼

基礎

都是由於新技術革命(互聯網)引發並現實

機制

都是試圖超越現有的集中控制,走向開放共用

內在精神

都是回歸人類開放、自由、共用的傳統

驅動力

不是商業利益最大化,而是追求快樂的禮品經濟

目的

都是對現有制度和機制的補充和包容,增加新的可能性

價值

都是為公共領域增加新的知識,提升創新活力

先驅人物

一批理想主義者和自由主義者

面臨挑戰

如何在商業化的同時維護理想

 

內容層面的開放源代碼

鏈結天生就是是自私的嗎?

  是說到內容,我們也必須回到內容的最基層——文檔。博客對內容的開放,首先是對傳統文檔的顛覆和超越。然後,我們才來考察內容生產和製作過程的開放。

  文檔是什麼?最直觀的,不就是我們作者碼出的一行行文字。最多也就是增加圖片、視頻等多媒體的成份,大家不是一個模樣嗎?那麼,博客寫作的文檔與傳統媒體的文檔,以及傳統網路媒體的文檔,到底有什麼本質的區別?這是一個極富意味的問題,值得各個學科的專家深入研究和探討,今天我們可以就一些基本的問題,作出初步的考察。

  我們先看看著名的網路思想家戴維·溫伯格(David Weinberger)(最近,他也開始成為優秀的博客理論家),在其著作《小塊鬆散組織——互聯網統一理論》中對於互聯網本身的論述:

  “文檔是互聯網的基礎,也是互聯網所顛覆的第一個物件。網路使文檔的內部結構發生了變化,而不僅僅是改變了它們之間的鏈結方式。它將文檔拆散,視緊密聯繫的文檔為一系列觀點的集合——沒有一個長過單個螢幕所能顯示的長度——讀者可以按照自己選定的順序來閱讀,而不論作者的意願是什麼。它使指向文檔之外的鏈結成了文檔的一個組成部分。曾經緊密的文檔現在被劃分為一塊一塊的,撒入空中。”

  雖然,這是溫伯格用來論述互聯網的,但是,他已經點出了一個重要的觀點:鏈結是文檔的組成部分,也就是說鏈結是內容的一部分!

  但是,事實上到今天,我們大多數網站並沒有認識到這個問題,甚至走入了誤區:因為這我們的常識堙A鏈結游離於內容之外,僅僅是內容之外的技術表現手段,僅僅是用來貫通一個網站內容之間的聯接。甚至,偶爾給網站之外提供一個鏈結,就是一種“恩賜”和“恩惠”,是一種付出。如此神奇的鏈結,居然變得如此自私和小氣?!

  鏈結天生就是是自私的嗎?當然不是。在博客世界堙A我們接續溫伯格的理論,進一步深化。我們可以說,鏈結不僅僅是形式,而是內容本身;不僅僅是點綴,而是重要組成;不僅僅是內容的一個組成部分,而是內容的生命。

  鏈結是文檔的生命!這是博客文檔區分于傳統文檔和傳統網路文檔的關鍵。如果說一個優秀的文檔需要“畫龍點睛”,那麼鏈結就是這個眼睛。沒有鏈結的內容是沒有生命的內容,是狹隘的內容,是沒有開放的內容。

博客文檔的鏈結與傳統的鏈結有什麼根本區別?

  那麼,鏈結為什麼能夠使博客文檔區分于傳統的鏈結和傳統的文檔。

  首先,鏈結可以開放文檔本身的“源代碼”。文檔是作者思想和觀點的體現,而在形成文檔的過程中,其實就是作者經驗的彙聚、資訊的參考和觀點的彙聚和增殖等過程下思想的外在體現。那麼,在這個過程中,這些積累的經驗、參考資料和各種引發思考的“催化劑”都是這個文檔的“源代碼”。

  對於傳統寫作來說,寫作一篇文章所使用的參考資料、各類文獻是自己的“隱私”或者“商業機密”,就像中學時候的“高考參考書”一樣,需要通過保密、讓別人難以獲得而獲得自己的優勢。因此,長期以來,就像“專有軟體”封閉“源代碼” 一樣,作者封閉這些文檔的源代碼也是合情合理合法。傳統媒體因為技術局限,無法實現開放。而後來的網路媒體,也受傳統媒體傳統觀念的影響,也沒有充分利用互聯網手段,開放“源代碼”。因此,互聯網上充斥的依然是傳統形式的文檔。

  有人會問,博客以鏈結為武器,可是所有網站都是以鏈結為手段的,有什為特別的?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雖然基礎,卻不應該避而不答。還是舉一個例子更直觀。

  比如,目前的門戶從根本上看還是傳統媒體的簡單網路化,還是傳統媒體的運作模式。比如雖然門戶網站也是以鏈結為方式,但是它的鏈結都是指向自己網站內部的,還是完全封閉。比如我的一篇文章,要麼全文搬到它的網站堶情A否則你就不可能“看”到我的文章。而博客不一樣,博客真正以鏈結為武器,所有的文章都可以在這堿搢魽A而無須把文章“拷貝”到網站中。因為,與傳統門戶只能指向自己內部不同,博客的鏈結可以指向互聯網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這個鏈結沒有失效,或者沒有被禁止。所以,一個個人的博客網站其表現力和豐富性不見得會輸於一個商業性門戶。

  這種封閉的傳統將逐漸終結於博客世界。博客突破了這個傳統的局限和狹隘,第一次充分利用互聯網技術的表現力,倡導把這些“源代碼”盡可能多地開放給讀者,除了讓讀者閱讀到你文檔本身,也能根據自己的興趣有選擇地閱讀文檔背後的多層次的知識。

  當然,更重要的是,有了鏈結這個一有力的武器,作者寫作再也不需要任何觀點、任何資訊都需要自己絞盡腦汁,而完全可以“鑿壁借光”。在互聯網中,所有的內容都是一壁之隔,不管內容在地球的哪一個角落。而所謂的“牆壁”,僅僅就是一個鏈結的距離。因此,在博客領域,一個作者的文檔的表現能力完全可以突破自己知識和思想的局限性,完全可以把整個互聯網優秀的文檔作為自己文檔的組成部分。而傳統領域,就像無法打通鄰居的門一樣,使文檔得到更大程度的交互和集成。文檔成為彼此分離的孤島和孤獨的碎片。

  有了鏈結,原創的概念發生了變化,任何一個個人都可以超越傳統領域單一的最優秀的作者。有了鏈結,指向別人的文檔,不但合理合法,而且也是給予別人的文檔以新的生命。當然,給別人鏈結成為一種互為提升的“雙贏”過程,而不再是簡單的索取和給予的單一關係,也就是相當於解放了互聯網網上的文檔,包括那些沒有鏈結的文檔。也會因為博客的鏈結增加新的活力。網路因為文檔內的鏈結實現了自我組織、自我增殖和價值擴散。這樣的網路世界必然比現在更加美好。

向外的鏈結解放了文檔,為內容插上翅膀

  鏈結當然重要,沒有鏈結,就沒有網路。但是,過去我們扭曲了鏈結,誤解了鏈結,局限了鏈結。博客,使鏈結得到了真正的新生。一個沒有鏈結的網站就像是一個網路的終點站。

  也同樣是使用鏈結,鏈結的指向不同,向內和向外也就是它們封閉和開放的本質區別。向內的鏈結如同“籠子中的鳥兒”一樣,依然是封閉的。只有指向外面,才是真正的開放。

  那些只將鏈結鏈向自己網站內容的做法,越來越像“自戀癖”一樣。“通過只鏈向自己,網站表明它只對自己的內容感興趣,自我包容。‘這是一片區域,’它表明,‘在其中只有我們在發言。我們是如此地關注自己,以至於不承認世界其餘部分的存在,或者不承認你可能會發現我們其實並不像自己認為的那樣令人著迷。’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訪問者們通常會發現這類網站並不吸引人,而是排斥人。”

  上面我們回到了溫伯格的文檔。如果在網路中,如果溫伯格的文檔也在網上,我就可以用一個鏈結就完成了這個引述,無須費勁地敲打鍵盤。可惜,我們無法繞過這兩個“如果”。現在不是在網上,而在網上可能也沒有溫伯格的這個文檔。所以,有一個條件不存在,夢想還是不能存在。這是當下的現實情況。但不應該成為悲觀泄氣的理由。畢竟,理想而美好的世界,需要我們付出艱辛的努力,一步步去接近。美好不是伸手可觸的。

  溫伯格寫道:“傳統空間是一個容器,一片在所有存在物之外存在的區域。”“網路空間以趣味性定義,如同現實世界以地理狀況定義。網路上的趣味性如同網路本身,有發散性,沒有邊界,卻有包容性。網路空間是容器的對立物。如果某個商場忘記了這一點,那麼顧客就會感覺自己像一隻被手堮陴~的頑皮孩子追趕的螢火蟲。”

  的確,過去我們擁有了互聯網,但是忘記了這一點。博客幫助我們找回正確的方向。向外的鏈結解放了文檔,為文檔插上翅膀,使文檔的表現力實現質的飛躍。如同一個人一樣,開放的性格會使他獨具魅力。同樣,開放內容的源代碼,也使得內容更加開闊,魅力陡增,使互聯網更加美好。“這很容易使人們忘記網路並不是由一塊塊岩石構成,而是由許多人的激情彙聚而成。”

軟體開放源代碼和媒體開放源代碼的不同

 

軟體開放源代碼

媒體開放源代碼

影響範疇

軟體業

所有內容領域

主要參與者

程式師(技術精英)

所有網民(更具草根性)

主要對立面

傳統專有軟體

傳統媒體巨頭

制度對立面

傳統軟體知識產權制度

傳統內容知識產權制度

發展階段

已經進入成長期

剛剛進入發展初期

商業化程度

已經成功展開

剛剛開始嘗試

規則的統一性

規則嚴格統一

規則更加多元化

 

讀者層面的“開放源代碼”

  迄今為止,整個媒體業基本上都是記者報道的單行道。但是,互聯網為我們打破這個傳統,將單行道修建成雙行道成為可能。博客就是最終建造這個雙行道的“馬路工人”。

  如果說,鏈結開放了文檔,解構了作者“絕對中心論”的傳統,在寫作方式上事實上承認了,互聯網中有著更多比作者更精彩的思想和資訊。用鏈結向他們致敬,用鏈結引取他們的智慧。“從這個意義上來看,網路就像一個全球一起創作的文學作品的集合,或者,它接近一個夢。”

  那麼,進一步的解放還在繼續,這就是讀者層面的“開放源代碼”。在傳統媒體中,讀者僅僅是被動的受眾。讀者是一張張對資訊、知識和思想“嗷嗷待哺”的嘴。但是,在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在一個節奏越發加快的時代。這種單向度的被動的傳播方式已經遭遇調整。隨著互聯網的出現,讀者的參與意識越發突出。媒體的革命是順應這種必然的趨勢,而不是抗拒和維護舊有的模式。

  讓讀者參與,給讀者以主動角色,不僅僅是一種“獻媚”和“妥協”,也不僅僅是一種補充和點綴,而完全可以超越作者,成為內容的主角。博客就是如此,博客世界的一個重要觀念就是:讀者永遠比你知道得更多!

  但是,要讓比你更知道的讀者也開放他的內容的“源代碼”,那麼,你必須轉換角色。不再是高高在上,而是平等,隨著更低調的話題組織者,真正“拋磚引玉”的爭論引燃者。這個問題還是不再長篇大論,還是以自己的實踐來闡釋這個問題。有人經常問我,你的“博客中國”什麼樣才算成功?我的回答肯定不是收入、甚至不是訪問量,而是如果有一天,博客中國的文章,留言的份量(信息量、觀點和思想等內涵)能夠超過每一篇文章本身,就算初步成功,達到預定目標了。這個理念就是博客中國追求的理想。也是期望博客中國區分於新浪、搜狐、賽迪網等商業網站的根本。

  從20028月份以來,我自己天天耗費幾乎全部的業餘時間。而我個人最大的動力,或者說精神支柱就是:看著網站文章後面的留言越來越多,越來越精彩。真的很讓我感慨,原來許多人認為會出現大量搗亂的留言,但是實際上刪掉的留言根本不到1%,幾天才可能需要刪掉一兩條純粹搗亂,或者實在敏感的內容。這不能不讓自己感動。也因此,為什麼自己總是信心十足。每天,我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留言又增加了多少。每天我最看重的資料,就是留言有多少。遠比訪問量更看重。留言超過文章,群眾的智慧集合超過作者,一定要實現,一定可以實現。當然,作者是重要的引子,他們捕捉、提煉出最有價值的話題和觀點,真正的拋磚引玉。而這個磚也是核心。文章精彩,留言更精彩,這就是博客中國追求的理想,也是博客模式真正的力量。精彩的留言(不管是批評、讚美還是補充)都是對作者最好的支援和回饋!因此,要實現這個目標,不但需要一流的作者,還需要一流的讀者,共同努力才可能,否則就只能永遠平庸。讀者=作者=編輯,三位一體,三者互動,這是博客發展的模式。也是博客中國與純粹的個人博客(以追求個人為中心)和一般商業網站(中心控制模式)的最大區別。博客在我心中,不是獨特的技術,也不是獨特的方式,而是內在的精神。技術方面,Slashdot(它也與一般的博客網站差異極大)已經非常成功。我們立足的還是更加宏觀的產業層次。讓產業的高層經理、分析家、投資家、媒體記者等都可以既成為作者,又成為讀者。成產業界資訊、思想的精華集散地。當我們把作者、讀者的“源代碼”都開放起來,互相交流,互相學習,互相提升,互相增殖,才對得起互聯網提供給我們的價值。

軟體開放源代碼與媒體開放源代碼的機制比較(圖二)

 

軟體(Open Source

媒體(Open Source Media

層次

傳統專有軟體

開放源代碼軟體

傳統媒體

博客

製作機制

大教堂模式

市集模式

大教堂模式

市集模式

發行機制

版權(Copyright

GPL

版權(Copyright

CC公共版權

運作機制

集中控制

開放共用

集中控制

開放共用

技術實現

仲介主導和控制

傳統仲介消除

仲介主導和控制

傳統仲介消除

經濟規律

商品經濟

禮品經濟

商品經濟

禮品經濟

新舊世界兩個世界:大教堂和市集模式

《大教堂和市集》:自由軟體運動的《聖經》

  內容是硬道理!把博客說得再天花亂墜,最終還是需要博客世界生成的內容來證明自己,博客的優越,必須首先是內容的優越,無論是深度上、豐富性上還是創新上。那麼,博客為什麼必然超越,為什麼能夠超越傳統媒體?

  很遺憾,目前為止,在博客領域,還沒有出現一位元能夠系統總結博客內涵,清晰闡述這些問題的理論大師出現。但是,通過我們前面分析和比較,我們可以說,軟體的開放源代碼與媒體的開放源代碼,在價值價值、運作機制、製作機制、發行機制和動力機制方面,存在著驚人的一致性。因此,我們完全可以從瞭解軟體開放源代碼入手,來理解博客這一媒體開放源代碼的內在機制。從宏觀上講,在媒體層面,博客與傳統媒體的區別,就像開放源代碼軟體與傳統封閉軟體的區別類似。

  任何一場革命或者運動都需要一個理論家,需要一份綱領性的文獻,起到真正的“畫龍點睛”的神效。除了架構極具思辯力和邏輯性的理論體系,更需要激發起人們對美好理想的向往,為同行者的士氣傳遞極具煽動性的烈焰。目前,博客領域的這位理論家還沒有出現,但是在軟體開放源代碼運動中,已經存在。

  自由軟體精神領袖當然是理查德·斯托爾曼(Richard Stallman),這位元自由軟體基金(FSF)的創始人,不修邊幅,過肩長髮,連鬢鬍子,一個活脫脫的現代都市里的野人。這位革命家又太“不食人間煙火”,太追求這場運動的神聖性和純粹性,一心渴望成為軟體領域的耶穌基督。太超凡脫俗,而且,除了提出核心理念外,斯托爾曼缺乏著書立作的能力。這些局限,使得埃塈J·雷蒙德(Eric S. Raymond)脫穎而出,擔當了這個角色。如今,他已經成為開放源代碼運動(脫胎于自由軟體運動)和黑客文化的第一理論家,不可動搖。

  在自由軟體啟蒙階段,埃塈J·雷蒙德以如椽之筆呼嘯而出,其核心著作被業界成為“五部曲”:《黑客道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Hackerdom)、《大教堂和市集》(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如何成為一名黑客》(How To Become A Hacker)、《開拓智域》(Homesteading the Noosphere)、《魔法大鍋爐》(The Magic Cauldron)。其中最著名的當然還是《大教堂和市集》,它在自由軟體運動中的地位相當於基督教的《聖經》。而用黑客們的話說,這是“黑客藏經閣”的第一個收藏。

  《大教堂和市集》的偉大之處在於,第一次以形象生動的比喻,將自由軟體和商業封閉軟體之間的區分開來。“我一直想找一個比喻,能夠強調我所發現的在兩種開發模式中所存在的重要區別。一種是封閉的、垂直的、集中式的開發模式,反映一種由權利關係所預先控制的級權制度;而另一種則是並行的、點對點的、動態的開發模式。”這個比喻誕生了:前者就是封閉的大教堂模式,後者就是開放市集模式。

  他以極強的說服力,說明了自由軟體不僅僅是一種意識形態,也不僅僅是烏托邦的理想,而是在開發模式上真正代表著“先進的生產力”,代表著歷史發展趨勢的必然。微軟的模式就像是艱難而緩慢的大教堂建造工程。這種大教堂的方式在修補軟體“Bugs”,保障軟體質量方面明顯失效。而自由軟體則仿效了自由集市的模式。在集市堙A公開源代碼的程式隨時隨地地暴露在千萬名程式師的眼皮底下,使“Bugs”無處藏身,並能隨時修改。這種一邊開發、一邊調試修改的同步方式比大集市的“α測試、β測試”方式先進得多。用最形象的比喻就是,自由軟體模式的核心是“為人拾柴火焰高”。

  雷蒙德的這句話更成為經典:“如果有足夠多的眼睛,所有的錯誤都是淺顯的”(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我把這稱為“Linus定律”。1990年,他編輯了《新黑客字典》。從此對黑客文化著迷,成為黑客部落的歷史學家和黑客文化的學者,1996年寫成了《黑客道簡史》。他開始把自己定位於人類學家:“人類學家的工作就是研究人的行為及整個社會,研究人類文化的形成、文化的作用方式、文化如何隨時間變化而變化,以及人類如何適應不同的文化環境等。我考慮最多的是有關電腦黑客的文化,更多地集中於從社會的角度分析,而不是他們的高超技術和程式。”

  Linux來了,Linux點燃了自由軟體運動的烈火。人人被激勵起來,敏銳的雷蒙德當然更加激動,19975月,他完成的《集市與教堂》在Linux Kongress上發表,受到了空前的歡迎。《大教堂和市集》主要面向編程人員和技術人員,當然充滿了技術術語。但是,“在書中許多涉及技術問題的地方我都標明了“如果您不是技術行家可以略過此處”。除此之外,我還特意刪除了那些有可能讀起來比較晦澀的地方。我希望《大教堂和市集》這本書有血有肉、富有刺激性並能夠啟發人們思索。儘管我不知道在公開場合下說這些話是否合適,但是事實是我確實認為自己是個稱職的作者,能夠將技術問題闡述地足夠生動、有趣以吸引非技術類的讀者群。在撰寫該書的過程中我確實體驗了不斷挑戰困難的樂趣。”

生活在一個不會沈沒的軟體世界

  在業界的活躍程度,雷蒙德可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雷蒙德與斯托爾曼有很多相似之處:都是自由主義者,是優秀的演說家和煽動家,都富有濃郁的理想主義色彩,都不注重物質生活,熱愛編程和寫作,都由迷戀黑客文化而成為一個另類的黑客。因此,當斯托爾曼在80年代初啟動自由軟體運動時,雷蒙德很快受到感召,投奔斯托爾曼的門下,成FSF最早的撰稿人之一。

  但是,雷蒙德與斯托爾曼又有區別:如果說斯托爾曼天生就是一個純粹的革命家,那雷蒙德如他自己所形容:他是一個類似火把、醫生、宣傳員、大使、福音主義者一類的人物。但本質上,更是一位時刻停留在角鬥場中央的“鬥士”。有著強烈的寫作衝動,外向型的性格,喜歡與媒體打成一片,他的曝光率和“出鏡率”無疑是所有黑客中最高。與埋頭苦幹和默默感召相比,他更需要時刻站在屋頂大喊,不斷向世人發出資訊;與純粹的理想和執著的信念相伴,他更喜歡和記者和總裁們打成一片;與封閉在一個小小的圈子埵萛T自樂,他希望把新的理念帶到華爾街,讓資本市場也為之傾倒。

  顯然,他比斯托爾曼更加入世、務實。但有時候,你不得不承認,對於一場革命運動而言,這種入世意味著更強大的戰鬥力。要在現實的世界取得真正的勝利,不得不學會妥協,在某種程度上與商業力量“同流合污”。因此,雷蒙德與斯托爾曼注定了不能成為軟體業的“馬克思和恩格斯”,而最終分道揚鑣。儘管,雷蒙德宣稱,他和斯托爾曼已經是二十年的老朋友,他們之間有時候會有一些摩擦,但他們只是討論問題罷了。但事實上,你很難見到他們之間有什麼合作,哪怕是一次合影。他們之間的分歧最終引發了道路之爭,曾經是一個戰壕堛瑣啎芶雃角F“持不同政見者”。自由軟體運動的裂縫由此產生。

  雷蒙德認為,“自由軟體(Free Software)”詞不達意,給大家造成了極大的損害。原因在於“自由軟體”這個詞很容易就與對知識產權的敵意、共產主義和其他激進的觀點聯繫起來,幾乎不可能讓大企業的CEOCIO們喜歡,更容易把投資者嚇跑。於是,他舉起了“開放源代碼(Open Source)”的大旗,用以替代“自由軟體”。

  雷蒙德認為兩者的核心是相容的,如同《大教堂和市集》一書的要旨一樣:為了產生高質量軟體的最好辦法,將源代碼向整個世界完全開放,軟體發展應當由一群相互獨立工作的黑客在一種全開放的氛圍中協作進行。這樣的工作模式能把軟體作得最好,能比商業軟體更棒!“在解決問題方面,沒有任何商業性開發者可以與Linux社團的頭腦庫相匹敵,因為很少有人能負擔起雇傭200多個為fetchmail出過力的人!

  但是,斯托爾曼不喜歡實用主義的辯詞。他認為,雖然兩者都是開放源代碼,但最大的區別就是自由軟體將自由精神放在首位。對斯托爾曼來說,自由是基本的道德美德:所有的電腦用戶都應該享有相互協作、共用,以及拷貝和交換源代碼的自由。但是對商人來說,自由(free)與免費(free)是同一個詞。雷蒙德打出的“開放源代碼”新旗號,目的就是要與斯托爾曼劃清界線。在自由軟體如火如荼,商機無限盛開之極,為了避免紛湧而來的投資者被斯托爾曼“嚇跑”,他們還得聯起手來,將斯托爾曼遮罩起來。

  這是一個商業主導的時代,勝利者當然是講究實際、注重實效的雷蒙德。的確,在自由軟體發展的關鍵時刻,人們更多關注它勢不可擋的成功勢頭,而對道路之爭不感興趣。一個是策動自由軟體的“原教旨主義者”,一個是把自由軟體彙入商業化大潮的“修正主義”,他們之間你爭我奪,誓不兩立。但對於我們來說,他們都是一回事情,都是對現有商業軟體封閉模式的共同反叛。因此,在我們眼堙A“自由軟體”和“開放源代碼”是同一回事。本文中兩者也不加區分。

  作為開放源代碼的綱領,《大教堂和市集》當然也是“開放源代碼”,大家可以在全球各大網站查到,而且已經被翻譯成十多種語言。在愛好者的努力下,本文的繁體版和簡體版也很精彩到位。大家可以直接用搜索引擎搜索。儘管如此,本書由Tim O'Reilly公司正式出版後,居然十分暢銷。雷蒙德興致所至,又對本文進行了修改補充,出了新的版本。

  “《大教堂和市集》第一版問世的時候時間十分倉促,從頭到尾只花了6個星期。這一次再版我是本著完美主義的態度來著手的,希望再版書能夠成為一個精品。”看來,雷蒙德非要把它做成軟體業的“聖經”不可。“我個人認為,正是因為我選擇了Linux,所以我已經生活在一個不會沈沒的軟體世界。但是,迄今至此,大多數人還沒有生活在這麼一個世界堙C當大多數人生活在這麼一個世界的時候,我想,就到了我考慮停止這份工作的時候了。”

  顯然,博客世界的運作機制也是一種“市集”模式,與開放源代碼軟體異曲同工。理解了後者,也就可以初步理解博客的內在。但是,我們依然期待一位能夠橫貫技術與實踐,縱橫歷史的博客理論大師出現。為我們理清一切。

  今天,我們只能真正的拋磚引玉,需要更多深入、持久的思考。來進一步闡述這個問題。

理解開放源代碼的鑰匙:商品經濟與禮品經濟

  許多人都會有第一反應:開放源代碼究竟圖什麼?這些人都是吃飽了撐的,都是超脫利益的“仙人”。實際上,理解了禮品經濟,就理解了其中的奧妙。禮品經濟是人類最傳統的經濟,因此可以說,這些程式師和博客比我們大多數“凡夫俗子”還要“凡夫俗子”。從經濟規律上看,無論是軟體還是媒體,開放源代碼運動所遵循的內在經濟規則與傳統領域的區別主要就是商品經濟與禮品經濟的不同。也可以簡單歸結眾人們價值觀的差異。

  原始社會和後現代社會,禮品都是經濟的中心。所以稱為禮品經濟。在原始社會和後現代社會中間這一段,商品是經濟的中心,所以稱為商品經濟。可見,禮品是相對於商品而言的;禮品交換是相對於商品交換而言的,禮品經濟是相對於商品經濟而言的。後現代派的研究發現,網路經濟的本質,是禮品經濟!代表作是巴比魯克(Richard Barbrook)所著《高技術禮品經濟》(《The Hi-Tech Gift Economy》)。當然,軟體業的開放源代碼運動,和目前的博客運動,都是網路經濟真正的代表,也就是禮品經濟的發揚光大。

  就好象專門我們準備的一樣,人類學和社會學中,真有一門顯赫的學科,專門研究原始“禮品經濟”。中外著作不計其數。代表人物是馬林諾夫斯基、馬賽爾.莫斯和赫赫有名的列維-斯特勞斯。國內研究的權威是紅軍領導人張聞天和社會學家費孝通。最近的成果是閻雲翔研究黑龍江省下岬村“禮物經濟”的哈佛博士論文《禮物的流動》(中譯本)。

  那麼多人感興趣是因為:原始禮品經濟遵循的是商品交換原則的反規律——不等價交換原則!原始禮品的交換原則,和自由軟體之父Richard Stallman提出的自由軟體交換原則的相似度,遠大於商品交換原則。商品交換原則的一個基本規律可以分為三截:買賣雙方,價值(錢)與使用價值(貨)相交換;交換過程是用價值換使用價值,即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交換結果一定是價值與使用價值換位,即收到錢的不再擁有貨,收到貨的不再擁有錢。這第三截,對原始禮品和軟體都不適用。

  對軟體交易來說,比如,一個軟體拷貝賣出後,使用價值轉讓出去,但賣者手堣斯M保有一模一樣的使用價值。這就不符合商品交換中,價值與使用價值一定換位(賣者收款後不再保有商品使用價值)的要求。而原始禮品的交換規律,正好與軟體是一樣的。原始禮品的根本特徵,在於它是不可讓渡(inalienable)的物品。意思是,禮品送出後,原主人永遠擁有送出禮品的所有權,而且這個所有權不可轉讓。無論禮品流轉到哪里,原主人都有索回它的權利。(原始禮品的這種特徵在現代社會逐漸消失。所以人類學家一般要到比較原始的地方,才能采到“純”禮品經濟的調查樣本)。

  一代代人類學家,都視這種不可讓渡性謎。莫斯在毛利人那堙A發現秘密在於一種叫“豪”(hau)的神秘力量。“豪”總是希望返回它的源地(送禮者),如果受贈者不回禮,“豪”就會發作,甚至導致受禮者死亡。莫斯把這稱為“禮物之靈”(the spirit of gift)。典型現象是“庫拉”(Kula)交換,它的遊戲規則是:一個主人把自己某一等級的物品(如項鏈)轉送他人,這個禮品就成為庫拉;此人又再次轉送另一人,如此迴圈轉送。直到有一天,某人願以同一等級的物品(如手鐲)交換這個項鏈,於是手鐲又沿贈送的原路,返回到項鏈的原主人那堙C手鐲和項鏈各自朝著庫拉圈(Kula ring)相反的環狀方向迴圈。雖然禮尚往來,但與商品交換不同,庫拉圈中,除了原主人,每個受贈者,都無權實際把庫拉消費掉;不僅如此,每個人都必須記清楚禮品傳遞路徑,以便禮物原路返回時不致“迷路”。庫拉圈可達方圓幾百海堙A人們可能從末謀面,但所有交換的參與者都知道他們的名字。

  大家想一想,知識,是不是就具有“庫拉”交換的特徵?對牛頓定律,大家口耳相傳,不管轉手多少道,都會把它的發明權歸於牛頓,但每個人接受牛頓定律,都不會使這一定律的使用價值減少。因為牛頓定律不是商品,是人類思想的禮品,所以雖可用於思想交流,卻無所謂等價交換。在進一步的研究中,莫斯發現,古代羅馬法和日爾曼法中,用於抵押的擔保物(相當於一般等價物),“這些東西雖是物,但又是有生命靈性的”,“這些補充性的擔保物以假想形式表現出的是人與人的靈性混為一談以及其相互的作用和影響”。“交換的東西從最初便有自己的個性和特性,它們不是沒有生命力的,這一點查士丁尼法典和我們今天的法律所確定的物的概念不同。首先,物被看做家庭的一員,拉丁語‘家庭’(familia)既包括 ‘物’ res ,也包括人。”

  那麼,原始社會的禮品與現代社會的商品,根本區別在哪里?區別在於:原始社會的“產權”是有機“產權”,而商品社會的產權是“無機”產權。有機的,是指是有生命的。原始人之所以認為物有靈性,實際是對事物聯繫有機性的一種認同。他們不願把一物從它所依存的世界中的其他部分割裂開,成孤立的“原子”。質言之,在原始人眼中,整個世界都是一個有機體(類似孔德與斯賓塞提出的社會有機體論),這個天人合一的“人體”,有經絡存在,這個經絡就是“豪”(hau),就是“禮物之靈”(the spirit of gift)。他們相當於認為,每個物品,都是“人體”上的“器官”,如果把經絡一割斷,物品的“生命”就沒有了。所以任何物品當作禮品送出後,器官與經絡的聯繫,都是不能斷開的。

  而商品經濟的前提,是契約的存在,即以原子方式界定清楚物權和個人權利,是一種無機化的產權界定方式。締結契約相當於割經絡,決不允許你中有我,這個東西中包含那個東西,彼此邊界不清。只有把個人權利與社會權利分割開,把單一物品與它的整體、環境從屬性上分割來,才能確定一個商品與另一個商品的交換,在量上相等不相等。

  到了網路經濟,情況又複雜了。因為知識不同於物品,它的使用價值邊界天然就不清。不象麵包,吃一口少一口。知識“吃”多少“口”,還是那麼多,甚至可能越“吃”越多。這種特性,在經濟學中叫外部性。知識的特點,具有消費時的非排他性(non-excludability)、消費時的非對抗性(non-rivalness)。這堛漸~部性,就相當於原始禮品經濟中的“豪”(hau)和“禮物之靈”(the spirit of gift),可以越出自身邊界進行交換。發展到知識經濟高級階段後,知識產權根本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用巴澤爾的產權分析理論可以說明這個問題。巴澤爾的產權概念,基本上“還原”到可以解釋原始社會了。他認為產權就是對公共領域的佔有。這是聖經中早期人類的典型觀點。知識由於處在公共領域,圈佔它的制度成本必然高於佔有私人物品的制度成本。用禮品經濟的觀點解釋,就是知識媄鉿陪荂宏芋芋]hau),你如果非佔有這個“豪”(hau),把這個“庫拉”給“幹掉”了,當成了“其圖姆”(kitoum,原始人指的非禮品用途的普通財產),那麼你這個“庫拉圈”就迴圈不下去了,意思是知識生產就不可持續了。而知識經濟要成為可持續發展的,根本的平衡條件必須是:知識消費與知識生產互為因果。舉例來說,別人聽你講授觀點是在消費知識,別人聽完後對你的觀點發表評論又是在生產知識,這就是一種互為因果的平衡。

  知識如何“等價”交換呢?如果知識成為社會財富的中心,等價交換原則又難以適用,天下豈不大亂?受原始禮品經濟啟發,人們發現了後現代禮品經濟的規律。

 

反樸歸真:後現代禮品經濟的原始特徵和傳統精神

 

  後現代禮品經濟,起於資訊技術的先進生產力實踐前沿。首先是TCP/IPLinux的出現;其次是網路門戶掀起的FREE熱浪;第三是知識產權矛盾的暴露和博客運動的興起。FREE運動斬不盡殺不絕,春風一吹又漫山遍野。這堶惇O有深層原因的。絕不象人們想象的那麼簡單,以是違反經濟規律的反常現象。Richard Stallman實際已經把後現代禮品經濟的大略意思表達出來了。成系統的,則要推巴比魯克(Richard Barbrook)所著《高技術禮品經濟》(《The Hi-Tech Gift Economy》)和Genevieve Vaughan所著《為-給:對交換的一個男女平等主義的批評》(《For-GivingA Feminist Criticism of Exchange》)。他們的基本觀點,與原始禮品經濟觀點,存在一種“否定之否定”的肯定關係。

  後現代禮品經濟的基本原理是,在網路時代,知識創新和社會關係網路有機聯繫,關係網絡就相當於原始禮品經濟中的“豪”(hau)。任何知識,只有融進網路才有生命活力。一個人的知識加另一個人的知識,相互“送禮”——提供知識給對方共用,會產生網路效應,或者叫1+1>2的效應,也就是俗話說的,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價值高於原有知識算術和的“大於”部分,就是創新,就是知識的生命和靈魂,它就是“禮物之靈”(the spirit of gift)。

  理查德.巴比魯克(Richard Barbrook)是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超媒體研究中心成員,他把建立在先進生產力發展要求上的禮品經濟,稱為高技術禮品經濟。“我們必須重新發現給予的快樂:給予是因為你有如此之多。”巴比魯克說:“對大多數人來說,禮品經濟簡單說就是人們在網路空間一起合作的最好方法。”巴比魯克指出,“隨著網路的出現,禮品經濟已深深植根於社會習俗”。“數位工人雖然還必須為金錢而出售作品,但他們工作的方式通常是平等而團結協作的。對於千百萬人來說,在網路中通過交換禮品來合作,已是他們日常經驗的一部分。”

  他認為,禮品經濟的利益來自於網路效應:“在小的部落社會堶,禮品的迴圈確定了人們之間緊密的個人聯繫。”“當網路用戶上網時,他們首先參與的是把資訊的提供和獲取當作一種禮品”。“網路用戶通過交換禮品工作到一起,往往比參與電子商務獲得更大的利益。置身于一個繁榮的社會中,許多美國人不再僅僅受金錢報酬所激勵。時間和金錢一旦充裕,他們就會一起尋求與人合作的勞動樂趣”。

  在網路中,合作利益大於個人奮鬥,所以“網路用戶的自利就可以使高技術禮品經濟長期存在下去。”“甚至自私的理由也可以鼓勵人們在網際空間堶掬雃巡L政府的共產主義者。”結論是,“貨幣、商品和禮品關係並不相互衝突,而是共生共存”。在高技術禮品經濟中,“版權無以對抗禮品的優勢”。“死的資訊產品的被動消費轉變成活的’互動式創造’的過程”。

  Genevieve Vaughan的《For-GivingA Feminist Criticism of Exchange》是一個大部頭作品,分二十三章,無數小標題,400多頁。重點是探索禮品交換與商品交換的不同原則。作者說,“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我們所說的經濟學,是基於交換的,而聵贈禮品被當作家庭行為,可經濟學一詞本身的原意,卻正是照料家庭。”

  作者強調,“禮品範式強調的是為滿足需求而給予的重要性,它是需求導向,而不是利潤導向的”。“在商品交換中,合乎邏輯的行為是自我導向而非利他導向的”,而“饋贈者把對別人的滿足當作對他自己需求滿足的一種手段”。“與饋贈相反的是交換,在交換中人們根據得到的來付出,在這堶p算和測量是必需的,而且必須在交換的品之間建立均衡。而針對需求的給予,則只是在給予者與接受者之間建立紐帶。對需求者免費饋贈,經常不需要計算,……,因為它基於的是質量而不是數量”。實際上,二者是相互滲透的。舉例來說,網路交易中的誠信,就不是存在於使用價值之中,而是存在於交易者的關係網絡中。誠信既不在等價交換原則中體現,又是等價交換離不了的倫理背景。誠信象“豪”(hau)一樣,你若對不起它,東西既使賣得沒影了,它早晚也要回來找你算帳。

  原始禮品經濟,後現代禮品經濟,看起來隔著萬水千山,但實際卻是靈犀相通。在“喻於利”的等價交換原則之外,我們還看到了“義”這個禮物之靈。故荀子說:“義與利者,人之所兩有也。雖堯、舜不能去民之欲利,然而能使其欲利不克其好義也。”在商品經濟的汪洋大海中,禮品經濟要正常而有效的運作起來,獲得發展的動力。那麼,一些基本的規則和制度是必須的。下面,我們就來看看這些使禮品經濟得以發揮威力的獨特制度。包括軟體開放源代碼的GPL公共版權和博客領域正在興起的CC公共版權。

GPL:開放源代碼軟體的“憲法”

  生命在於運動,對於內容來說也是如此。運動的機制決定了最終的結果。博客如此,軟體也是如此。軟體的傳播和內容的傳播,機制和規則當然是核心。人們常說,制度決定技術。起碼,制度影響技術。不好的制度制約技術的使用和發揮,好的制度可以促進和提升技術的發展。對於博客和軟體,也是如此。現在,我們來一一考察兩者。

  可以說,開放源代碼的成功,核心不在於具體技術的成功,也不是Linux等具體產品的成功,而在於其獨特制度的成功。這個制度就是GPLGeneral Public License,通用公開授權,本書將這類版權規則通稱為“公共版權”制度)許可制度。是GPL規則決定了開放源代碼社區統一的遊戲規則,啟動了社區的活躍和繁榮,並且因此成就了LinuxApache等非常優秀的軟體產品,從而在軟體業成功掀起了一場勢不可擋的創新運動,動搖了任何傳統公司都無法動搖的微軟壟斷地位。啟動了包括軟體、硬體、網路和服務等整個IT業的發展活力。

  因此,要瞭解開放源代碼運動,就必須首先瞭解GPL,這是與傳統版權制度互補,自成體系的一項制度。無論在實踐中,還是在現行法律上,都具有實際效力。傳統版權是作品的創作者依照法律取得的對作品的專有權利。GPL源於反對版權的目的制定,它獨創了Copyleft的許可方式。但是,富有戲劇性的是,為了構造一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自由軟體分發規則,保證自由軟體在社會中自由共用,GPL又是依靠版權法和版權制度來保證順利實現目的的。版權人依據版權法取得各項人身權力和財產權力。著作權人有權自己使用作品,也可以許可他人使用作品,並有權禁止第三人對作品未經授權的使用。依GPL條款發行程式的作者,從來就未放棄過版權,恰恰相反,他們往往會把“版權所有”字樣明顯地標注在程式的前端。

  GNU GPL由自由軟體之父Richard Stallman創建的自由軟體基金會(“FSF”)制定,致力於消除傳統版權制度對電腦程式在複製、分發、學習和修改方面的種種限制。1989年寫成第一版,希望藉以打破版權法律體系對軟體的桎梏,保護公眾對軟體共用和修改的自由。在GPL的條款下,“frees oftware”指的是“自由軟體”而非免費軟體。針對在GPL使用中出現的一些問題,FSF1991年發佈了第二版的GPLGPL之外,FSF還制定了LGPL許可證。同GPL相比,LGPL是一個較弱的copyleft許可證,它允許程式與非自由的模組相連接。

  如果原始版權人在聲明中明確說明其程式或作品置於GPL條款之下發佈,則GPL開始適用。為了做到這一點,作者至少要在程式中包含以下聲明要點:

●版權聲明。如:“版權所有(c19XX 作者姓名 ”。表明作者未放棄版權。

●自由軟體聲明。如:“這一程式是自由軟體。你可以遵照FSF出版的GNU GPL來修改和發佈這一程式。”

●無擔保。如:“本程式沒有任何擔保,甚至沒有默視的適銷性和適用性(Merchantability and Fitness)擔保。”

●完整的GPL副本的閱讀或獲得辦法。

  在某種情況下(例如,你想用GPL方式來發行的程式屬於職務作品),程式開發者在用GPL的方式發佈程式之前,需要取得對該程式有處分和支配權力的機構或人員放棄版權的聲明。GPL許可證只約束有關程式的複製、分發和修改行為。但作為一個例外,如果運行程式的輸出構成基於程式的作品時,運行行為同樣受到許可證條款的約束。

收到受GPL約束的程式時,只要滿足以下條件,任何人可以任何方式複製和分發它:

●在每一副本上明顯和恰當地標明版權聲明和無擔保聲明;

●給每一接受者一份GPL許可證副本。

GPL條款下,程式的接受者可以修改程式,從而形成衍生作品。要合法地再發佈該衍生作品,須滿足以下條件:

●注明修改資訊;

●允許第三方作為整體按許可證條款免費使用。此處的費用指源自版權法的許可使用費;

●如程式在運行時以對話模式讀取命令,則應在交互命令之前列印版權聲明、無擔保聲明和用戶可依GPL重新發佈程式的聲明。

  只要遵守GPL有關程式的複製、分發與修改規則,你有權以執行代碼的形式來複製和分發程式,但必須與執行程式一同附上源代碼,或者提供獲得源代碼的書面報價資訊。獲取源代碼的報價以實際完成根源程式發佈的成本為限。

  Linux是依照GPL發佈的,因此,它的版權問題與其他依GPL發佈的自由程式相同。

開放源代碼軟體之所以要保留版權,而非放棄版權,是基於以下因素:

●保證許可證的合法發放者身份。許可證是一項將自己的權利授予別人有條件使用的法律文件,前提是許可證發放人必須擁有這項或這些權利。

●有權約束自由軟體再分發人的各項行為。如果自由軟體的發放者,不是採用GPL許可證,而是採用放棄版權的方式,則自由軟體的再分發、複製與修改是不可控的,有可能會走向有違原始發放人初衷的另一面。

●防止對自由軟體的濫用。放棄版權等於將程式置於公有領域,任何人可以任何方式使用它。這種狀況下,有可能使某些人通過主張修改作品的版權或申請專利的方式,將自由軟體據為已有。

●保留原始權利人有權對自由軟體的許可規則進行修正。在某些情況下,如由於專利問題,使得程式在某些地區的發佈和使用受到限制,則原始版權人可通過增加許可證條款的方式,將這些地區明確排除在外。

  在GPL的使用中,經常遇到的一個問題就是程式衍生作品的版權問題。依版權法理論,修改、翻譯已有作品而產生的作品,其版權歸修改翻譯人享有,也就是歸再創作作者享有版權。受GPL約束的自由軟體亦不例外,GPL許可證的接受者,當然合法地獲得程式或基於程式作品的修改權利,也就是說他有修改程式的法律依據。修改之後的新作品的版權應歸他所有。但是,重要的是,修改者在重新發佈經修改的程式(衍生作品)時,必須滿足GPL對他的要求:“你必須使你發佈或出版的作品允許第三方作為整體按許可證條款免費使用”。並且GPL條款規定“當你重新發佈程式(或任何基於程式的作品)時,接受者自動從原始許可證頒發者那堭筐鴩這些條款和條件支配的複製、發佈或修改程式的許可證”。

  顯然,當修改者重新發佈經修改的衍生作品時,除了可以在衍生作品上表明修改者身份之外,他已對衍生作品喪失了任何的支配權。所有用戶的許可證,不管是誰直接發放的,都視為從原始許可證頒發者獲得。衍生作品的作者對作品享有著作權,但他重新發佈衍生作品時,實際上是將權利讓渡於許可證的原始發行人。衍生作品的用戶也視為從許可證原始發行人處獲得複製、再發行和修改作品的權利。

  博客是媒體的開放源代碼,也就是內容的開放源代碼。內容的開放與軟體的開放,有著許多共同之處,也有著一些特別之處。下面,我們來考察內容開放的規則問題。

 

開放內容(Open Content):比開放源代碼運動更廣闊

  GPL是針對傳統版權對軟體的過度控制而制定,那麼,要在傳統的法律架構下,實現內容的開放,使內容(文本、圖片、視頻等)脫離現有版權不合理的過度保護,也需要有新的規則來構建新的制度。

  內容開放(Open Content)的作品是指任何在比較寬鬆的版權條例下發佈的創造性作品(例如文章、書籍、圖像、音像及影像製品等)。內容開放的作品允許任何第三方在不受傳統版權較嚴格限制的情況下自由複製資訊。有些內容開放材料還允許第三方不受限制地對原作品進行修改或再發佈(例如Wikipedia所採用的GNU自由文文件協定證書就是一例)。其涉及範圍,以及產生的社會意義比軟體業的開放源代碼運動更加廣闊和深遠。

  就像開放源代碼軟體有時被稱為“自由軟體”(Free Software,不要與“免費軟體”,freeware混淆),內容開放材料有時也被稱為自由材料(Free Material)或自由文檔(Free Documentation)。與開放源代碼軟體一樣,內容開放也不是完全放棄版權,而是保留有限度的版權。這種保留一方面是在一定程度上尊重作者的勞動,同時也是為了能夠保障規則和制度對內容的有效制約。

目前國際上比較有影響的內容開放運動:(字母順序)

Aozora Bunko(日本):自由的日文電子書籍;

亞洲開放源代碼中心(Asian Open Source Center):包含了一個在GFDL下發佈有關開放源代碼運動的自由wiki

CapitanCook:自由的旅遊指南;

Creative Commons(美國):致力於內容開放概念的組織,指定了多份用於內容開放材料的版權條例;

Extinction Level Event.com:自由的網上漫畫;

Jakehttp//jakedb.org/,有關軟體及資料庫的研究報告;

GNU temberg(義大利):http//www.gnutemberg.org/ 義大利文的電子書庫;

Linux文檔計劃(Linux Documentation Project):http//www.tldp.org/ Linux編寫文檔的內容開放的計劃;

Nupediahttp//www.nupedia.org/,比較專業的內容開放百科全書

Opencodehttp//eon.law.harvard.edu/opencode 內容開放及研究開放(Open Research)學會

Open Contenthttp//www.opencontent.org/ 內容開放材料設計相關版權條例的組織

Open Content for Educationhttp//www.lifeopencontent.org/ 內容開放的教育

Open CourseWare(美國):http//web.mit.edu/ocw MIT的大學/研究生內容開放教程計劃

Openlaw (美國):http//eon.law.harvard.edu/openlaw 哈佛大學的實驗計劃,以內容開放的方法來制訂法律

Open Music Registryhttp//www.openmusicregistry.org/ 使用音像開放協定證書(Open Audio License)的音樂

Open Directory Projecthttp//dmoz.org/ 致力於創建類似於Yahoo!的內容開放站點查詢

PlanetMath(美國):http//planetmath.org/ 民有、民享的數學教學

Wikipediahttp//www.wikipedia.org/ 致力於創建內容開放的百科全書

Woochi:內容開放的關於酒的百科全書

World Lecture Hallhttp//www.utexas.edu/world/lecture/ 內容開放的在線教程

The Worldwide Lexicon

Gutenberg計劃:http//promo.net/pg/ 最大的英文電子書庫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英文的科學公共圖書館

如今,開放內容的版權條例有:

GNU自由文文件協定證書

October Open Game License

出版開放協定證書 Open Publication License

內容開放協定證書 Open Content License

Open Directory Project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遊戲開放協定證書 Open Game License

  在以上諸多開放版權的許可協定中,“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與GPL一樣,本書也通稱為“公共版權”,因此,本書中該協定就簡稱為“CC公共版權”)脫穎而出,成為博客領域最為廣泛接受的許可方式。雖然,最初“CC公共版權”並不是針對博客而制定的,但是,最近半年以來,“CC公共版權”已經在博客領域迅速崛起,這個曾經一度被冷落的許可協定,開始因為博客領域的採納而聲名大振。“CC公共版權”與博客,兩股內在價值觀非常一致的新興力量,逐漸開始成為一體,非常自然地走到一起,互成就。

  “CC公共版權”找到了自己的載體,而博客也會因為“CC公共版權”,從此有了自己的規則和制度,有了自己的靈魂!當然,兩者結合在一起而引爆的革命力量還沒有開始發揮出來,因為這一切都剛剛開始。目前,博客採用“CC公共版權”還是自發的、不直覺的,還沒有達到爆發的臨界點。但是,我們認為,未來的趨勢不可阻擋!因為,獨特的機制和規則才能真正構建強有力的博客文化。

CC公共版權”:博客世界的GPL

  在好萊塢等少數巨頭的推動下,美國版權保護制度不斷加強,越發走向極端,不利於創新,也不利於公眾利益。尤其是,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這些巨頭通過政治遊說,推動立法。制定出一系列只是滿足版權所有者的一些極端要求,而沒有照顧到大多數人的利益的法律。如《數位千年法案》(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簡稱DMCA)就是一個典型。該法案規定,破解版權保護本身屬違法行為,而如果沒有這項法律,這種行為就被認為是可以接受的。

  在無數的反對者中,斯坦福大學法學教授萊斯格(Larry Lessig)是其中最有名的反對者之一,他說:“我們一定要在兩個極端中間,找到一個合理的折中方案,在當前產權保護極端主義盛行的背景下,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合理的產權保護法體系。”

  萊斯格以及其他反對《數位千年法案》的人認為,是先行的版權保護法出了問題,而不是數位產品版權管理的技術出了問題。2001年,這位元有網路空間“鬥士”之稱的教授專門發起並創建了一個名為“Creative Commons”的組織,提供新的可供選擇的版權保護方法,用以取代現行的對版權實行嚴格保護的法律。他和其他一些與會的專家一致認為,即使是那些對版權所有者處境表示同情的人也很容易發現,在很多案子中,《數位千年法案》只是被用來加強對版權的控制而已,而這完全背離了該法案起草者促進創新和發展的初衷。

  “CC公共版權”專為有意在線上公佈、並與人共用而不受著作權法限制的作家、藝術家及其它人士而設。這是一種新型的類似於GPL的版權協定。由Creative Commons發起並且正在得到大力支持的免費的、電子化的協定。“CC公共版權”的目標是讓更多的版權擁有者們能夠有另外一條路告訴更多的人,他們的作品是可以免費複製或用作其他用途的,只要能夠遵守一定的規定。

  現在沒有一種簡易的方法讓作者在一定程度上允許他們作品被別人使用,而同時仍然擁有版權。作者更多時候不得不回答並商榷每個要求使用其作品的詢問。

具體申請辦法,就是登錄“Creative Commons”網站(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然後按照五個步驟完成:

第一步:選擇選項(choose options

第二步:確認選擇(confirm choice

第三步:輸入資訊(enter information

第四部:確認(confirm

第五步:對外發佈(tell the world

整個過程可能只需要2分鐘,而且還能夠把這個協定簡便地加到自己的作品展示中。“CC公共版權”提供了三種可選的條件:

1、是否要求署名(Require attribution?):可以選擇“YesNo”。選“Yes”表示只要能夠指明作品的作者,那任何人都能夠複製,傳播,展示和演示該作品;

2、是否允許非商業用途(Allow commercial uses of your work?):可以選擇“YesNo”。選“No”表示作者可以禁止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的任何形式的商業使用;

3、是否允許修改(Allow modifications of your work?):這個有三種選擇,除了“YesNo”,還有一項是共同屬性(Yes, as long as others share alike)。選擇“No”,允許作品在不經任何改動的情況下自由傳播,但是禁止利用該作品產生新的作品;選擇“Yes”表示運行修改下傳播,選擇“Yes, as long as others share alike”,表示允許使用者對作品進行修改,但是形成的新作品必須也使用和原作品同樣的版權協定。這一點很接近Open Source的協定。

  這三類條件可以相互交叉產生“2×2×3”,一共12種不同的許可條件,保護程度從不要求署名、允許未經許可商業使用和允許隨意修改的最開放自由的版權要求(實際上就是放棄所有版權),到要求署名、不允許未經許可商業和不允許修改的最嚴格的版權要求。當然,即使最嚴格的“CC公共版權”選擇,也比現有傳統版權要開放。其中最重要的是,非商業使用可以不經過作者同意,而直接轉載。大大提升了產品傳播的靈活性。

  任何人都可以為自己的作品選擇其他一個你自己願意的定制版權。“CC公共版權”提供三種可選的協定展現形式——易閱讀普通版本、正式法律文書版本、還有數位版本。如果你有一個博客網站,你只需把一小段HTMLXML代碼放到你的網站上,這樣你就正式採用了“CC公共版權”,成為這個新興世界中的一員。當然,“CC公共版權”不僅僅於博客網站,而可以為任何內容所採納。CC公共版權”符合博客精神和價值理念,也保證了博客領域內容的有效傳播。所以,其內在意義將進一步凸現出來。成為保障博客持續發展的基本法律武器,可以避免因為傳統法律的過度保護和制約,而窒息博客的發展。開放源代碼世界與傳統世界:不是對立,而是互補與共存

  當然,有了規則,並不意味著所有的博客都應該接受,形成一個“大一統”的新世界。這樣也就陷入了與博客所顛覆的傳統一樣的困境。博客世界最具魅力的就是自由、開放,就是多樣性,就是無數的可能性。只有在博客世界,作者是否接受“CC公共版權”,作者願意選擇何種版權保護,都具有充分的自由,大家都是博客世界的一部分。這種包容性,以及這種充分的選擇自由恰恰是傳統領域所沒有的。

  無論是軟體的開放源代碼還是媒體的開放源代碼,根本的目的不是要推翻傳統舊有的制度,而更多是與傳統世界互補和促進,當然也增添新的競爭和博弈的因素,促進傳統制度的變革。這是我們必須理解的重要所在。

  因為無論是GPL還是CC公共版權,都沒有與現有版權制度直接對抗,你死我活。而只不過是為人們增加了一種新的選擇,為軟體和媒體的發展增添了新的可能,和新的方向。當然,這種新的模式必然要具備自己的先進性,才能在傳統巨大的勢力下,在觀念的巨大慣性下,打開自己的一方天空。

  人們可能會想當然地認為,商品經濟就要求追求商業利益最大化,資本主義的本性就是貪婪。這是一切走向繁榮的必然代價。但是著名網路思想家喬治•吉爾德並不贊同,在他那本頗具影響力的《富與窮》(wealth and poverty)一書中,他向人們闡述了財富與金錢之間的鴻溝。“資本主義起源於給予,”他解釋道。資本主義並不就是貪婪,它講究的是給予人們一種暗示的知識,人們則以數倍的好處回報。最好的社會是怎樣通過帶有隱含的人們會加以償還的債務的禮物來創建資本的。人們相互之間提供越來越好的禮物的競賽,推動社會發展出改善了每一個人生活的新事物。

  在吉爾德和其他很多學者的眼中,這種禮品饋贈機制中的資本形成了財富創造的根源。這個理解也基本解釋了軟體和媒體開放源代碼的形成。因此,無論是軟體還是媒體,我們必須避免陷入以下幾個似乎是順理成章,而實際上是偏離事實的誤解:

開放源代碼是一種不遵守現行制度的無政府主義。其實,開放源代碼是逐漸形成自己的規範和高效的機制;

開放源代碼是與現行制度相對抗。其實,開放源代碼與現有制度是完全可以共存和互補的;

開放源代碼是商業化的對立面,是徹底的理想主義。其實,開放源代碼不排斥商業化,也不排斥利益。

  財富與金錢是兩回事,利益與貪婪也是兩回事。只不過,有些人已經越來越把它們等同起來。開放源代碼運動是要重新昭示它們之間的本質區別。

  正如彼得•韋納所言:“按照(堹Ж窗^的提示,自由軟體革命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場真正的革命。它只是市場對一些軟體公司過於貪婪的行為方式的一種反應,只是對舊日美好時光的一種回歸。在那段美好的時光堙A購買某件東西就意味著你擁有了它,而不只是簽下賣身契,成為一種文明制度下的奴隸。”

 

參考文獻:

方興東、王俊秀,《博客——e時代的盜火者》,中國方正出版社,20038

孫堅華,《德拉吉報道與崛起的新媒體》,《新聞實踐雜誌》,1999225

戴維·溫伯格,《小塊鬆散組織——互聯網統一理論》,中信出版社,2002

Leander Kahney,《業餘人士擊敗專業新聞工作者》,《連線》,2001919

方興東,《“博客”模式為軟體發展帶來變革,開發商敞開大門》,博客中國,200329

方興東,《博客將如何影響傳統媒體的運作機制?(圖解)》,博客中國,2002121

吳伯凡,《博客與“蝴蝶”—對博客現象的管理學分析》,博客中國,20021024

吳伯凡,《博客:超文本語境下的知識生產與傳播》,博客中國,2002825

太平洋科技新聞組Jeff,《互聯網與保守力量鬥爭誰能獲勝?》,太平洋電腦網,20036

陸巨集兵,《DIY新聞人記錄“9·11”》,《南方周末》,2002912

The Slashdot EffectFobes ASAP2000221

方興東、胡泳,《媒體變革的經濟學與社會學--論博客與新媒體的邏輯》,現代傳播,200312

胡泳、范海燕著,《網路為王》,海南出版社19971月第1版。

尼古拉·尼葛洛龐帝著,胡泳、范海燕譯,《數位化生存》,海南出版社199610月第1版。

Jonathan Wallace & Mark ManganSex, Laws, and CyberspaceHenry Holt & Company1996

Douglas RushkoffMedia VirusBallantine Books1994

 

(本論文獲得"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2003重大研究專案"贊助。專案號:03JAZJD63000368902850

作者方興東系清華大學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作者姜旭平系清華大學管理學院教授。作者關志成系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院長。通訊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馬甸裕民路12F3202室互聯網實驗室,郵遞區號:100029

                   

回39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