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Neustadtl Alan(2003). “An Expanding Digital Divide? Panel Dynamics In The General Social Survey ,” IT & Society 2(4) :14-26. ( http://www.stanford.edu/group/siqss/itandsociety/v01i04/v01i04a03.pdf)

 

An Expanding Digital Divide? Panel Dynamics In The General Social  Survey

 

一個擴張中的數位落差?一般社會調查中的小組動態

 

南華教社所研究生 林季謙

 

一個學術與政治同時爭辯與數位落差相關的問題,「差距」是否因為”使用”與”未使用”是否造成差距擴大。本研究為檢証這樣的為提採用General Social Survey (GSS)已有的資料,對1538名受事者進行電話訪談。

第一個問題是有關網路使用者與未使用的態度的差異,這樣的差異名為” diversity divide”由Robinson, Kestnbaum and Neustadtl (2002)。除此之外,其中最主要的即是處理”寬容性”或是多樣性的接受度,使用者並不會因網路使用長度而有所差異。

   同樣的,透過人口統計的調整後,許多網路使用者其行為(如觀看電視或是拜訪朋友)的差異性變的不明顯。但有個例外即是性行為(sexual activity)。Robinson and Shanks (2002)發現隨著網路使用廣度的增加性行為是會減少的。此外,網路使用者與非使用者再社會活動與媒體使用上僅有些微的差異。

再解釋這些差一性有一個最主要的問題,再於他們只收集一個時間點的資料。如果有一個發現是由於網路使用的增長而促成社交生活的減少,將可以聚焦的說明網路使用與這些行為具有因果關係。

METHODOLOGY

田野程序(Field Procedures):2000 的GSS是針對全國性樣本18歲以上者2817名採到家中進行訪談,每次約90分鐘。並要求受訪者留下電話以便日後再施測。在2002年採電話訪談對相同的受試者,採用了1564名或是58%在2000年所收集的樣本。問卷內容包括25題的態度問題與行為問題,5題政治容忍力(political tolerance),4題性態度問項,3個人際信任問題與其他的有關性別角色的問題、個人健康與幸福感,另外尚有傳統GSS的行為問項;社會互動、性愛、到教堂禮拜、常使用的大眾傳播。

PSU樣本取樣的分類標準依次為(a)是否居住在大都會區或是郊外(b)身分地位(state)(c)郡(d)place(e)在PSU中少數民族四分位數的百分比(f)census tract (CT) or block numbering area (BNA)。樣本的取樣是採系統比例抽樣的方式(以家庭互為單位)。每五戶抽一家。

Interviewer Training: NORC的專任訪談員在被聘任前曾接受為期2至3天的密集訓練。完成訓練後,訪談員重複拜訪沒人在家的家庭戶,或是在指定的家庭中的受訪者沒被聯絡上者。訪談者必須完成百分之70%的指定家庭戶。

Questionnaire:

Adults: GSS的樣本從1975開始便設計成每個家庭戶具有相同的機會被包含進來。如此一來,GSS的樣便會出現self-weighing的現象。個人若是居住在大家庭中則會有較少的機會被訪問的,所以GSS是沒有為這樣的差異作調整。

RESULTS

根本的改變(Overall change),911過後,導致了行為與態度明顯的改變。許多改變均回到911之初的水平,這些改變提供了適當的機會去追蹤有關網路使用改變的潛在因素。

除此之外,有充分的證據說明答應追蹤訪者與未答應者再問題的答覆上具有差異。Robinson and Neustadtl (2002)發現網路使用者具有高度的人際信任,與表一有相當大的差異支持了人際信任的3個項目,2000年信任水準減少了13-17個百分點高過2000春季的水準。

    在2000年重複施測的人中有50%認為人類是會互助的,高於GSS的47%3個百分點。這說明重複施測者原本即對他人有較高的包容性勝於未被重複訪視者。

表一可看出重測的受試者增加5個百分點相信人們將可被信任,而約增加六個百分點人們試著”公平”。對於同性戀行為的態度增加5個百分點(42% in 2001 compared to 37% in 2000),對於婚前性行為、婚外情與未成年性行為沒有太大的變化。另外再女性參與政治的態度上亦沒有太大的變化。

表一可看出重測的受試者增加5個百分點相信人們將可被信任,而約增加六個百分點人們試著”公平”。對於同性戀行為的態度增加5個百分點(42% in 2001 compared to 37% in 2000),對於婚前性行為、婚外情與未成年性行為沒有太大的變化。另外再女性參與政治的態度上亦沒有太大的變化。

Relations with Changes in Internet Use:

為測量這些改變,主要的焦點是放在表二中第二群的108名網路受訪者,這些人在2000年並沒有使用網路但卻在2001使用了網路。

 

非使用者的參訪親屬行為明顯的高於連續的網路使用者,但他們與網路受訪者同樣的高比例,

 

SUMMARY AND CONCLUSIONS

從這初探性研究中,較高的包容性與樂觀看法的網路使用者並不明顯,不管是網路的繼續使用者或是在2000-2001年間採用網路者

但是,與人們的一般信任感有關的3個項目出現了一個例外,項目表現出較高的公共信任感在911之後,以此判別出2000年間在GSS的網路使用者與非使用者間的差異。這些結果呼應了2001的資料,大約相距18個月的2個研究,網路使用者表現出較高的信任感。

 

同樣的須注意行為的差異,從他們持續的說明當網路使用增加時,正式與非正式的社會活動並沒有明顯的減少。

    就大眾傳播媒體而言,沒有足夠的證據說明報紙的閱讀量有減少;但有足夠的證據可以支持網路使用者的電視使用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