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解讀IT産業的市場權力

    我們進入資訊社會了嗎?

 

      江典嘉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中文摘要》

目前IT産業在全球具有舉足輕重的份量,各國政府莫不極力呼籲期盼IT産業引領著社會進入資訊時代。在IT産業掛帥下,從年産值雖然可以明顯看出IT産業的總產出年年增加,但是這樣的絕對數字意味著目前的世代屬於「資訊社會」嗎?

 

本文試圖以社會學的角度解析IT産業的市場權力,論述市場權力是否可能在網路時代中全然瓦解?其次,從IT産業的權力角度探究我們是否已經進入了「資訊社會」,或者只是權力宰製下另一種「資本主義」的延伸。

 

 

關鍵字: IT産業、資訊社會、網路外部性、權力


壹、由「權力」觀點看資訊社會

一、以權力爲指標

一般在看待資訊社會的形成,通常使用的指標不外乎爲資訊産業年産值,或者是電腦普及程度。直至新傳播科技出現,又興起一股「匯流」(convergence)的熱潮,樂觀派人士(如Daniel Bell)皆認爲新傳播科技會加速資訊社會的到來。但甚少有人以權力的觀點看待資訊社會來臨的可能性,因此本文想以Michel Foucault(以下簡稱傅柯)的權力論述切入,探討權力運作的情形,文末以各家學者的觀點看待資訊社會的來臨。

二、IT産業探討起

程予誠(1998:157)認爲,電子科技的進步能演變資訊的價值,他認爲「新」傳播科技涵蓋的範圍如下:

傳播方式

年代

方法、技能

能源

主要訊息

 

 

雙向傳播

 

 

西元1990年

網路電腦、線纜技術

無線電技術

衛星技術

光纖技術

半導體技術

積體電路技術

雷射技術

電腦技術

電力

電子

光電子

矽晶

圖像

文字

聲音

圖形

資料

 

IT即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的縮寫,根據Scott Morton對資訊科技的定義爲:

1.電腦:各式規格電腦及資料庫
2.通訊科技:包括組織內外的通訊科技
3.工作站:從處理例行作業的機器到專業的工作站
4.機器人:從Dumb Terminal到精巧的機器人(自動化設備)
5.晶片:記憶晶片I/O......等矽晶片

Panko & Sprague又將資訊科技分類爲資料處理(各型電腦),通訊(電話、傳真、PBX),特殊辦公設備(印刷、郵遞、縮影系統),通用辦公室設備(打字機、影印機)。

  從以上新傳播科技與資訊科技的定義,可以看到資訊科技包括的範圍較廣,除了通訊(傳播)科技外,尚涵蓋硬體設施。爲了確實探討科技對於資訊社會的衝擊,因此本文跳脫較狹小的新傳播科技層面,改由層次較高的資訊科技産業(以下簡稱IT産業)分析,以避免論述時的疏漏。

 

貳、以傅柯的權力分析模式看IT産業的權力運作

一、IT産業的權力運作是多面向的

 

在傳統的權力觀點中,通常都是關注國家與政治領域或是科層組織結構上的權力運作,但是傅柯主張強調分析權力要擺脫且超越國家、政治、法律面向的局限與思維,著手於權力所發揮作用的各種經驗性的局部面向上,比如從家庭、監獄等來研究權力多變的面貌(李猛,1999)。所以在本文不在探討政治上的權力而探討「市場」上的權力,IT産業中的權力雖然看似不可顛覆,但往往因爲一項新科技導入而打亂看似規定成俗的權力,新技術不斷地刺激更新技術的産生,這種權力是積極的而非消極的否定禁止,造成權力的不斷消逝與興起,所以傅柯才指出:「權力來自下面」[1]

 

二、IT産業權力是種策略性的概念

  

傅柯認爲「策略」[2]權力的中心概念,權力是一種複雜的策略性情境(蔡采秀譯,1998),「策略」是指達成某種目的的手段,而從策略的角度來看權力,也就是說「所有使權力有效運作和維持其運作的手段」(黃結梅,1998),傅柯並指出這樣的策略權力分析著眼於三個觀點:一、關注技術。二、用來研究地方與區域性局部權力。三、分析權力生産性。(黃結梅,1998)從傅柯的權力角度來看IT産業,發現IT産業從技術面行使它的權力,比方像是威盛電子和Intel爲了PC133晶片組的技術爭奪市場權力並因此引發專利的訴訟(哪裡有權力,哪裡就有抗爭【Foucault,1980a,p.95】)。IT權力看似無際無邊,但不管我們是從企業間的權力爭奪或者從國家與國家間的角度來看(美國、日本、東南亞國家根據比較利益法則的爭奪),都依然局限在産業內部。另外,從權力的生産性觀點來看,傅柯的權力觀點並不是用來解釋權力的合法性,而是協助我們瞭解權力的技術、權力的強制和權力的效用三者的微妙關係(黃結梅,1998)。

 

三、IT産業中知識與權力的互動

 

  傅柯指出,在現代社會中,權力的運作與知識的累積存在密切的關係,從他早期精神病研究、犯罪學、經濟學等研究中,都說明了學科的發展和權力的新技術之間存在著密切的關係(李猛,1999)。傅柯在系譜學層面上點明,權力與知識共在(共存、共生),因此它們並不是單一的,比我們想象的要複雜得多,於是,知識與權力在系譜學[3]上實現了結合。在系譜學[4]的啓示下,『權力』知識化,『知識』權力化,在權力與知識的內在關係中,存在著權力與知識構成的現實的歷史,現實的歷史和歷史的現實,是權力與知識交互作用的結果」(于奇智,1999:167)。在今日科技快速發展的時代,IT産業的技術瞬間從PC時代轉向後PC時代,晶片變化速度從摩爾定律走向後摩爾定律,這都是知識的累積與技術的突破,因此知識與權力絕對不是簡單的敵對關係,反倒是權力運作的一個前提與重要産物,換句話講,任何一種權力關係的運作都離不開知識涉入,知識也爲權力體制提供必要基礎要素。

 

 

四、權力是具有生産性的

 

傅柯認爲權力是生産性的(productive power)。……自從『規訓和懲罰』[5]以來,傅柯改變焦點,他認爲必須停止用否定式的字眼,像是「排除」、「壓抑」來描述權力的效應。傅柯認爲,權力「生産」事物,它創造實在,它生産物件的值域和真理的儀式。可以被個人所獲得的個體和知識屬於這個生産。他覺得權力之所以存在是因爲它擁有做出某事物的能力而非壓抑某事物的能力,就像監獄的存續是它做出某事物的能力而非它無法防止犯罪(陳瑞麟譯,1998,見Foucault 1997a,p.194)。另外,傅柯的目標是想研究權力的「如何」(how),不是在「它如何顯示它自己的」意思上,而是在「它藉由什麽『工具』而運作」的意思上。再者,傅柯認爲權力的適當說法應該是「征服他人」而不是「征服事物」[6],而且權力影響到我們的行動上的作爲,而非作用在我們的身體上(陳瑞麟譯,1998:140)。

 

參、IT權力爭霸戰

一、國家與國家間

在大型主機時代,美國一直佔有電腦市場,唯一的威脅來自日本,歐洲還不構成威脅,到了個人電腦時代,國家間的權力爭奪也越來越嚴重,因爲個人電腦的盛行令美國需要廉價的元件和周邊器材供應商來降低成本,最初這些供應商來自日本,而當時的日本在電子電腦已有相當基礎。隨後美國公司根據「比較利益法則」把電腦的組裝工作移到工資較低的國家進行,並在當地尋找比日本價格更低的初級零元件,當時美國心中最理想的國家就是南韓、臺灣、新加坡,南韓、臺灣、新加坡都制定了積極的産業政策,他們意識到人才是國家競爭的根本,積極地提升專業人員的水準和數量;由於他們在人力資源上的大量投資,成爲吸引跨國公司前往設廠生産的原因。美國公司急著到東亞找尋廉價的生産夥伴,而東亞各國也願藉此建立電腦産業,在這樣的情況下造成了亞洲IT産業的發展,甚至在此區的生産量已經超過美國本土。綜觀權力的流動,是從美國到日本再到南韓、臺灣、新加坡,而目前南韓的IT産業不容小覰,像是南韓的三星(SAMSUNG)公司就是目前世界最大的DRAM製造商(亞洲電腦爭霸戰[7]張國鴻、吳明機譯)。

 二、企業與企業間

IT權力的獨大壟斷

在「權力狂潮」[8]一書中,作者David Moschella將整個資訊科技産業依年代劃分爲四個階段:系統中心、個人電腦中心、網路中心、內容中心。在系統中心時代最有代表性的當屬國際商業機器公司(IBM)。IBM當時推出S/360的大型主機,這是業界首部能夠持續升級的相容系統,S/360系列意外地確立了IBM在機械時代所建立的獨佔地位,並成功地轉移至新興的電子時代,此時的權力是高度集中化的,也是呈現垂直整合的。S/360推出以後,不僅僅因爲自身的市場夠大而穩定,還連帶使得第三方公司(third party company,指軟體或周邊廠商,相對于製造電腦主機的硬體廠商)的商機得以建立在爲S/360提供服務、周邊、軟體,以及財務管理上,這樣的情形(IBM自身硬體優勢加上第三方公司的專屬軟體服務)更是強化了IBM的優勢地位,此種高度集中化的産業模式便可以用「強者痡j」來說明,也就是在「資訊經營法則」[9]一文中所提到的「正向回饋迴圈」(positive feedback cycle)。

IT權力的轉移

IBM在1981年做出重大決定,決定採用微軟(Microsoft)和英代爾(Intel)的産品作爲其個人電腦內的重要元件,因爲當時IBM想要使産品迅速上市,所以決定採用其他廠商的既有科技,原本IBM認爲這樣可以保持優勢,沒想到IBM居然失去了關鍵元件科技的掌控,將市場寶座拱手讓人。這項決議反而意外地釋出IBM在IT産業上長久以來的權力。在個人電腦時代,微軟,英代爾,網威(Netware)瓜分了原有IBM市場獨佔權力,此時的權力稍比前時期分散,然而,微軟(Windows作業系統)、英代爾(x86架構)、網威(區域網路軟體)在市場上算是三家最大的業者,在它們專精的領域上展現虛擬垂直整合[10]的樣子,不過這三家業者的權力還是抵不過原先IBM的龐大勢力。一旦權力轉移以後,就絕不可能再讓IBM要回去,英代爾大力投資開發機會,成爲微處理器的全球領袖。微軟利用作業系統與使用者介面的地位,攻佔其他領域的領導地位,包括工具、語言以及最重要的應用程式。由於Windows和Intel的關係相當密切,因此他們的組合便稱爲Wintel,而且似乎成了一種「電腦必須配備」,內附Window系統的個人電腦幾乎都採用Intel的微處理器,其他非屬於微軟的軟體,幾乎說明上都附有「建議配備爲Intel微處理器與windows作業系統」的字樣。從整體産業的角度來看,IBM對PC市場的無力掌控迅速瓦解了長期以來的垂直整合業者模式,於是水平式結構興起。在個人電腦時代,這些業者只專注新興IT産業價值鏈的特定階層,這種策略使他們可以更靈活地回應瞬息萬變的IT市場,而IBM當初在PC設計的領導地位提供了重要的介面規格,讓標準産品可以在越來越專門、多業者的情況下生産。不過,這個時候單一業者的權力都被限制在價值鏈上的某一階層,權力已經不像以往,而是被大幅削弱了。

                               

 

                                                                                                 

IT權力的釋出與潰散

  Moschella在「權力狂潮」一書婸{爲IT産業終將走向「第四波」以內容爲中心的新時代,他預言此時代將以軟體產業爲主,製造客製化的訊息,權力因而潰散。在大幅擴張的價值鏈中,有許多階層已恢復激烈競爭,産業權力廣布於許多全球與國家性的産業領袖間,沒有任何業者能夠獲得像IBM、微軟、英代爾在新時代中所擁有的權力,這是IT産業穩定的成熟現象。這一次將焦點放在運行於強大科技基礎上的內容與服務。因爲IT産業變成內容導向,邁向真正的「資訊社會」。內容與服務也有本身的權力來源與市場影響力,只不過現在全都散佈於所有的人類活動與興趣之間,沒有一家業者可以完全掌控市場。Moschella並且認爲隨著網路時代的來臨,未來的第四波將呈現無權威領袖的均勢狀態。具有高附加價值的網路服務將百分百貼近你的心,並保有多樣化的本土色彩;地域、疆界和藩籬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知識視野的無盡擴展,他並且認爲,第三波網路時代的發展,將深深牽動IT産業未來與建立「真正的資訊社會」長遠目標,他預言在未來十年內,科技運用、國際競爭與IT産業基礎結構的劇烈變動將使我們邁向一個以網路服務內容取勝的「內容」世紀。

 

  以上述三個權力的變化階段而言,可以明顯看到市場結構的轉變,以馮建三的市場連續體來看,權力即從光譜的右端漸趨於光譜的左端。

 

 

 

 

 

完全競爭     壟斷性競爭       寡頭壟斷     完全壟斷  

市場權力連續體(馮建三,1994:56)

一、科技帝國主義的權力再現以微軟爲例

然而Moschella所預言完全競爭且權力均等的資訊社會幾乎是不存在的,競爭必須要在合適的條件下去創造及經營競爭,才能達到效果,否則科技創新將不能有效的去刺激競爭以克服市場獨佔,市場受到扭曲的結果只導致了壟斷性競爭以及獨佔等市場結構的産生(Nihoul, 1998a, p.208-209)?在此並且引用傅柯「權力無所不在」的論點,即使整個産業走向網路、內容時代也並不代表權力的消失。以網路時代的內容網站(例如新聞網站)經營者來說,守門人對訊息的進出再也沒有掌控的權力嗎?

 

從這四波的産業演進,可以看出權力的演化是趨近發散(divergent)的,不再有單一業者掌控市場權力,但權力並不會在IT産業中消失(disappear),而是換一種方式呈現罷了,因爲目前在市場上依然是大者琱j,不會在短時間內將産業權力完全釋放出來,而雖然資訊時代看似權力均勢,然而媕Y蘊含的精神卻是産制力量,促進成長,並加以秩序化,並進而促成資訊封建主義[11]的産生。究竟Moschella所稱的「第四波」「資訊社會」是否爲新興資本主義一詞的誤用?

 

為了解究竟Moschella所稱的「第四波」「資訊社會」是否爲新興資本主義一詞的誤用,本文將以微軟為例分析IT產業中的市場權力運作。微軟意識到權力將往四處發散可能即將失去原有的市場霸主地位,於是利用自己在個人電腦時代的優勢,將擴增的權力延伸到第三波的網路時代。以下即爲微軟在網路時代與內容時代所運用的「策略性權力」:

 

(一)搶攻市場佔有率爲首要目標

微軟體認到網路上難以獲利,在網路上對手一切定價策略都是透明的,很難單純從販賣Internet Explore獲取利潤,因此爲了擊垮Netscape便推行「免費贈送」方案,務求市場佔有率,後來更將此軟體直接附在Windows作業系統內,而且不能讓消費者徑行移除,繼而使消費者認爲理所當然地使用微軟的瀏覽器,改變消費者的使用行爲。此種先以搶攻市場佔有率的手法是微軟的策略之一,利用這種策略達成瀏覽器市場霸主的地位。

 

(二)利用網路外部效應套牢消費者

微軟不斷在瀏覽器上加入新功能,或者是加入與其他軟體業者的播放格式(如Macromedia的shockwave),如果使用者不更新瀏覽器版本,在瀏覽這些用新版編輯器編輯而成的網頁時,窗口就會跳出一個對話方塊,要求使用者立即下載最新版本的瀏覽器,否則就無法繼續閱讀頁面,如此一來就能吸引越多消費者使用微軟的瀏覽器﹔因此在這個例子中,一旦經營網站的業者採用新版編輯器編寫網頁,而使用者未更新時就不能瀏覽新語法的頁面,導致被迫或自願加入IE的網路中(此即網路外部性[12]),也就是說,這種網路外部性的權力運作已經征服了使用者。業者若能有效地藉由外部性讓自己的産品成爲市場上的規格,便能使自己的産品獲得多數消費者的青睞,即使其他廠商推出新産品,依然能順利地運用套牢效應[13](lock-in effect)鎖住消費者的購物行爲。市場權力透過「規格」運作,不需要排除或壓抑就可以影響消費者的決策。

 

(三)增加線上即時支援

微軟攻佔網路的決心,可以從線上支援看出,消費者可以在線上即時更新最新版本的軟體(如Office XP與.NET家族軟體),以及在微軟的網站上鍵入關鍵字,得到軟體相關的諮詢與答案。傅柯曾指出權力的運作與知識的累積存在密切的關係,權力與知識共存共生,當微軟產品的使用者可以便利地透過網路得到產品諮詢(知識),那麼微軟便成功地讓使用者積極服膺其特定權力,微軟的市場權力在提供軟體諮詢時已經再現與再生,繼而讓使用者更樂意採用其產品。

   

(四)最新策略

MP3隨身聽是最近業者熱門的産品,但顧名思義也瞭解,大家採用的都是最開放的MP3格式音樂壓縮標準;不過其實也有許多廠商致力開發自己的壓縮規格,像微軟也是極力開發屬於自己的WMA壓縮規格,希望成爲業界主流。 近一年來微軟不斷強打WMA格式,目前該格式也漸漸獲得許多大廠的支援,目前MP3與WMA的壓縮效率大致相當,微軟號稱WMA可以把音樂檔案壓得更小,也因此這類的CD數位隨身聽産品,一張CD上大概都可以放上一百首歌左右。微軟除了在MP3隨身聽操弄它多媒體格式的權力外,甚至也在音樂播放軟體上展現它的權力,它相當擅長於啟動網路外部效應,尤其以相容性這點爲最。另外,微軟在2001年宣誓進入遊戲產業,以Xbox意圖吃下新力公司的PS2市場,從原先的軟體領域進一步跨足到硬體領域,在技術上使用開放碼(open source),比起封閉系統的PS2更容易開發,更重要的技術面即Xbox在任何時間地點都可以運算、上網,比個人電腦更容易使用﹔從微軟積極地、主動地開發Xbox技術更可以看到傅柯策略性權力的影子。

 

MP3到Xbox不難看出,微軟意圖從作業系統領域跨足至應用軟體與遊戲產業,以傅柯的觀點來看,哪裡有權力,哪裡就有抗爭。新力公司原本是遊戲產業的霸主,但新科技不斷地刺激更新技術的產生,權力不是靜態的,而是不斷消逝與興起,從SEGA的Dream Cast與新力公司PS2競爭,乃至於PS2與Xbox的抗爭,在在印證了傅柯對於權力的看法。

 

 

肆、資訊社會的來臨!?

傅柯認爲權力是無所不在且具生産性,這種論點擴大至整個IT産業也適用,因爲IT業者包括台積電、微軟等軟硬體業者都是藉由生産、複製資訊産品,並且努力使其産品具有市場上獨一無二的規格藉此獲取霸權,本文不以「因果關係」的觀點去尋求「什麽決定什麽」,而是從實證的行銷策略中尋找IT業者的權力軌跡,這種分析的優點便在於可以深入各軟硬體業者中找尋各種權力的表現方式。

  那麼,在業者紛紛競逐市場霸主地位的同時,我們能夠斷言已經進入了資訊社會了嗎?或者只是一種科技決定論的表象,由IT產業中的業者刺激消費者的假性需求,讓消費者誤以為已經進入一個資訊社會了呢?在探討這個課題之前,讓我們先看看資訊社會的定義。

 

  雖然資訊社會的概念相當模糊,但它應被視為一種制度變遷的規劃,以因應科技進步而促進經濟成長的社會形式,也是一種充分利用資訊科技來提昇公共領域服務品質的社會(Williams, 1988)。Rosell等學者指出,所謂「資訊社會」並非僅是資訊科技的產品同義詞,而是一種社會與科技功能互動下的產物(Rosell et al, 1995:6)。由此看來,自從十九世紀中期的通訊電子化後,二十世紀中期的科技合流與認知資訊在社會的中心地位確立後,再至一九九O年代以跨國界的方式與其他社會資訊系統進行整合,資訊社會儼然成形,而科技的量變終使得社會發生了質變(Braman, 1993:133-140)。進而言之,資訊社會的重點在於社會的「資訊化」現象,而非「資訊」本身(轉引自孫同文,2001/04國政研究報告)。

 

   而近幾年政府以各種政策鼓勵IT業者,從賦稅優惠以至於推動第二類股,似乎為了邁進資訊社會而摩拳擦掌地準備,然而從以上對於資訊社會的定義以及目前台灣的狀況,我們並不是準備邁進資訊社會,因為從整個IT產業的價值鍊來看,台灣多數的業者處於價值鍊的最下游,為上游業者進行代工,少有設計研發部門﹔即使從價值鍊上游的國外大廠如微軟來看,也不能認定進入了資訊社會,因為在資訊化的證據上略顯薄弱,國內外的IT業者多以科技引導資訊產品的消費,卻忽略了真正「質變」的可能性。以行動通訊而言,IT產業業者為3G通訊塑造了一個美好的願景,似乎3G可以實現一切的不可能,但是自從WAP實際銷售成果不如預期,IT業者為消費者編織的美夢也隨之破碎,日本NTT DoComo更因此順延3G通訊服務的計劃。再者,網路泡沫化也可佐證此一概念。

 

從前述的例證可以看見市場權力不斷地於IT産業發散又再現,資訊社會不應該只是資訊科技的代名詞,資訊社會所內蘊的精神也不該是權力的競逐與運作。

 

伍、結語

  早期日本學者的討論中,資訊社會的輪廓並不十分清晰,但是精神價值的提升卻十分受到重視。對他們來說,資訊社會將是一個強調精神生活,而非物質享受的社會。Jacques Ellul還預測在我們即將進入資訊社會的時候,所有的行爲舉措都經過事前的計劃,有其明確的目的;爲了達到這些目的,我們必須應用一連串的技術。人與技術不再是分裂的個體;兩者必須融合爲一才能在科技社會中生存。他並且警告這種趨勢未必是全然有益的,因爲缺少了精神價值的社會,將顯得空洞貧乏。因此科技社會中的個人必須設法在靈活運用科技的同時,保住人性的一面(汪琪,尋找資訊社會)。綜合以上日本學者對於資訊社會的定義可以瞭解資訊社會的抽象層次很高,而且必須與人性做結合,否則只是「無知的資訊社會」(語出馮建三)。

 

  IT産業包括了市場權力的操弄,業者藉由網路外部性或者是規格展開爭霸戰,都想在IT産業中稱王。其影響力之大,不容小覰,有時連政府都必須對這些業者妥協。樂觀者強調資訊是改變社會的重要關鍵,然而,科技決定論的意識型態卻認爲,IT以親切、提供潛力使社會轉型的姿態出現,卻忽略了未來誰將會控制科技及其應用的問題(馮建三)。一旦資訊成爲商品,商品化就會變成好像與權力無關了,商品化好像變成了天然秩序,價值將由市場決定,資訊的傳遞成爲形塑新興資本主義的商品,資本主義中並且含有權力的宰製與運作,看不見任何精神價值的提升與人性結合,如此斷言似乎過於武斷,但IT産業中的策略目標無非就是「利潤」或其他「目的」,即使Nokia[14]名言「科技來自於人性」,或許改爲「科技來自於Money」也未嘗不可。所以,本文結論希望能喚起一種全面性且綜觀的觀點,瞭解權力的不斷消逝與興起,除非除去市場權力這樣的關鍵因素,否則還不能過於樂觀地認定我們已進入真正的資訊時代/社會。

參考文獻

中文部分

1.程予誠(1998)。傳播帝國:新媒介帝國主義。臺北:亞太圖書。 

2.梅奎爾著/陳瑞麟譯1998)。傅柯。臺北:桂冠。

3.史瑪特著/蔡采秀譯(1998)。傅柯。臺北:巨流。

4.于奇智著(1999)。傅科。臺北:東大。

5.法蘭克.韋伯斯特著/馮建三譯(1999)。資訊社會理論。臺北:遠流。

6.汪琪(1995)。尋找資訊社會。臺北:三民。

7.張錦華(1994)。傳播批判理論。臺北:黎明文化。  

8.黃結梅(1998) 。社會科學理論學報「福科的啓示:策略性模式的權力分析」。第一卷第二期,頁335。 

9.李猛(1999)。社會科學理論學報「福科與權力分析的新嘗試:福科對傳統權力的批評」。第二卷第二期,頁384。

10.潔森.德崔克著/張國鴻、吳明機譯(2000) 。亞洲電腦爭霸戰:創造全球競賽規則。臺北:時報。    

11.墨斯科著/馮建三譯(1998)。傳播政治經濟學:再思考與再更新。臺北:五南。 

12.張美惠譯(1999)。資訊經營法則。臺北:時報出版。

英文部分

1.David C. Moschella  (1999). Waves Of  Power, McGraw Hills

2.Sara Schoonmaker. Trading on-Line:Information Flows in Advance Capitalism.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v9(1), 1993。

3.Peter Drahos. Information Feudalism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v11, n3(Jul-Sep 1995):209-222。

 

4.Herbert I. Schiller. Who Knows:Information In the Age of the Fortune500. Norwood, N.J. :ABLEX Pub. Corp。

5.Hogendorn, Christian.(1998)Market Structure and Broadband Networks: the feasibility of Competition ITS Conference Paper. Stockholm.

6.Nihoul, Paul.(1998a) Competition or regulation for multimedia. Telecommunications Policy.22 (3). pp.207~218

 

網站部分

http://www.npf.org.tw/PUBLICATION/CL/090/CL-R-090-021.htm



[1] The Foucault effect: studies in governmentality: with two lectures by and an interview with Michel Foucault, p.94

[2] Michel Foucault認為權力通常無人發明它們,也不能說有誰造成它們:它們是偉大而無名的,由多樣不可言說的策略結合而成Foucault,1980d,p.95

[3] 系譜學(genealogy)Michel Foucault權力研究的主要方法,Drefus&Rabinow有詳細的介紹。參考Drefus&Rabinow,1982,chap.5。(張錦華)

[4] 系譜學是本是研究事物的親緣關係,有助於瞭解事物的起源及其演變過程,Foucault借用這門學問分析權力與道德問題。(于奇智1999,頁62

[5] Discipline and punish :the birth of the prison,1979

[6]beyond structuralism and hermeneutics1980,p.217~220

[7] Asia’s computer challenge threat or opportunity for the United States & the world?

[8] Waves of power: dynamics of global technology leadership,1964~2010

[9] Information rules: a strategic guide to the network economy

[10] IT價值鏈中這幾個領域(區域網路軟體、windows作業系統等等)其實是互相關聯的,比方功能較快的Intel晶片可以用來執行功能更強、通常需要聯網的應用程式,這樣的産品又需要更快速的晶片,因而形成迴圈的利益,而因爲在這個迴圈中每一家都是獨佔,就演變成每一家都有極高的獲利,也可以說是這三家公司是一家虛擬的大公司在市場上呈現垂直整合的樣子。

[11] 表面上看起來IT産業自由競爭,事實上可能又回到封建時代。悲觀主義者認為我們將會失去控制科技產品的能力,科技產品將會像鐘樓怪人裡的怪物一樣難以駕馭; 或者,科技將帶給某些具有權力的團體更多能力以控制其他人的意識與生命,就像喬治歐威爾在其著作1984所描述的情景一樣。(Pessimistic stories have as their themes the loss of our capacity to control our technological creations, as in the case of Frankenstein’s monster, or the increased capacity that technology gives to some powerful group to control the consciousness and lives of others, as in the case of Orwell’s 1984.)【Peter DrahosInformation Feudalism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12]網路(network,廣義的網路,非狹義的網際網路)外部性的特殊性質就是有越多使用者連結,網路的價值越高,也使得自然壟斷的特性被一再強調(Hogendorn1998p.5)。

[13] 當消費者採用了某一家業者所提供的服務後,此家業者所提供的操作介面將會造成使用者的習慣,增加消費者改用其他業者所提供的服務的移轉成本(swift cost)。

[14] Nokia為行動電話大廠諾基亞的品牌名稱,非人名。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