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社會學通訊第二十五期 2000.11.15

南華大學教育社會學所(嘉義縣大林鎮中坑里32號) 寄


目錄

編者語-----------------------------------------------------------------------------------------------02

學術短論

資訊社會學需要您的支持---------------------------------------------------------------------03

紀登斯對現代性的省察------------------------------------------------------------------------06

布魯納1996<教育之文化>評介--------------------------------------------------------------12

出席國際學術會議報告------------------------------------------------------------------------16

「研究生論文提綱發表會」後的一些感想─跟研究生談學術生活二三事-----19

校園中的兩性平等教育------------------------------------------------------------------------25

回覆函---------------------------------------------------------- --------28

 

人:陳淼勝 話:(05)2721001 ext 2311

輯:蘇峰山 真:(05)2427150

輯:劉怡伶、林欣誼、王國源、鄧靜蘭 E-mailedusoc @ mail.nhu.edu.tw

編者語

" 停車坐愛楓林晚,雙葉紅于二月花 "。寶島四季四春,嘉南平原更是氣候怡人。在台灣要觀賞紅于二月花的楓葉還真是要往深山裡去。只是早晚添衣,終究還是有些秋意了。微微秋寒,鄭石宏先生的美意又再次溫暖教社所師生的心靈。從本所創立初始,鄭先生每屆皆提供兩位同學論文獎學金。鄭先生興學之心,於我們莫大的鼓勵。除了師生齊心做好學術研究工作之外,在此謹向鄭先生表示我們真摯的感謝。

這一期有兩篇文章是轉載自社會所E-Soc Journal。教社所與社會所本是一個教學研究團隊,不分彼此。本瑞更是本所創所所長,一直關心資訊社會的發展以及對教育的影響。就如文章標題所言,一個新的領域需要更多人的投入與支持,方能開展出一片新天地。此文拋磚引玉,歡迎你的加入。每年十月研究生論文提綱發表會,總見同學們面色慘白端坐台上。靜利的文章深入淺出,讓同學能從實際生活中體驗方法論及科學哲學上的議題,一篇非研究性的文章讓大家明瞭學術研究是怎麼一回事。所謂好文共賞,因此我們也從E-Soc Journal轉載這篇文章。希望以後有更多的機會看到靜利的"作文"。

哈伯馬斯,魯曼,傅柯,紀登斯與布赫迪厄可算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後最具影響力的幾位社會理論思想家。雖然已進入二十一世紀,但他們的影響仍是方興未艾。川雄今年開授「當代社會理論」,選修人數爆滿,足見同學對此課題之關切。「紀登斯對現代性的省察」一文精簡扼要,實為了解大師思想入門佳作。相信川雄將陸續有介紹哈伯馬斯,布赫迪厄,傅柯之佳作與我們共享。

心靈到底是具有社會文化色彩的建構,抑或是普遍性邏輯式的認知結構。瑞賢本其一貫關心的主題,為我們介紹了布魯納「教育文化」一書,讓我們對教育心理學及教育社會學的新發展有更多的了解。

劉正簡要地報告他參加ASA年會及發表論文的一些感想,其研究成果及表現都是本所同仁努力的目標。最後感謝中正大學鄭瑞隆副教授的賜稿,淺談笑園中的兩性平等教育。藉此機會我們再次邀請關心教育社會學議題的朋友,能多多賜稿本通訊,豐富本刊的內涵。如有正式的學術論文,也歡迎投稿本所「教育與社會論壇」,共同提昇國內教育社會學相關研究的水準。

南華大學教育社會學研究所所長 蘇峰山

資訊社會學需要您的支持

翟本瑞

南華大學副教授兼社會科學院院長

10月27日在清華與張維安、曾淑芬兩位朋友暢談,交換了許多寶貴的意見。其中,關於資訊社會學的興趣,是大家共同的關懷,維安兄對於目前台灣學界在這一領域研究不足,以致於學生沒有較好參考資料有所感觸。由於資訊社會學是個新興的研究領域,雖然許多朋友都有興趣,但總是沒能進一步凝聚出合作的機制。

清華社會所正進行關於資訊對社會影響的研究(卓越計劃的一部份),元智資訊社會所是台灣唯一的資訊社會學教學研究單位,而本所的E-Soc Journal則是目前唯一「希望」以資訊社會學為部份研究領域的電子期刊。還有許多有興趣的朋友分在各個不同學門,或研究或開課,對資訊社會學的發展都關心也有貢獻。但是,由於分散在各處,所以好像都不存在,總是依附在不同角落中,無法為建立台灣資訊社會學而努力。

我個人與台大賴曉黎、黃厚銘、陳東升、元智羅家德、世新郭良文、南華孫國祥等人都有些接觸,大家對於此一領域也都有所期昐,一方面資訊社會來臨速度遠比以往任何領域都要來得快,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就會受到資訊社會的原則所左右,另一方面是台灣學界對此主題研究嚴重不足,只能借助片斷資料來分析。有鑑於此,維安兄提議朋友們一起合作,先將可用資訊彼此交換,以期能在此基礎上,增加大家的基本常識。短期間,先以南華社會所的E-Soc Journal為交換資料中心,進而擴充成討論區,讓有興趣的朋友有一個共同的空間(不論是真實的或虛擬的)來交換心得;清華社會所則提供人力與物力,將資料與相關研究整理成可參考的檔案或資料庫;元智資社所則可在學生訓練及相關研究上發展出此一領域的一些主題來。

說做就做,為響應大家的號召,南華社會所E-Soc Journal從這一期(第十期)開始,將資訊社會研究主題獨立出來,以期拋磚引玉,引導學界對資訊社會學研究有進一步的貢獻。初期文章水準不一定要很高,那怕只是基本的常識,都能對此一新興領域有所貢獻。長期而言,我們當然希望E-Soc Journal每期都能有幾篇深具學術價值的文章,以利學術累積發展。職是之故,我們歡迎關於資訊社會學已發表及未發表的資料。誠如賴曉黎對資訊公開、傳播的堅持,我們也希望本刊能本著Copy-left的原則,為推廣資訊社會學而努力。

如果您願意成為本刊會員,請E-mail(society@mail.nhu.edu.tw),主旨寫Be a member,內容註明姓名、服務單位、研究興趣即可,關於本刊討論資訊社會學的文章,如果您有寶貴意見,亦歡迎您以E-mail告訴我們,我們會將意見彙整,針對會員單獨寄送整理後的意見與資料。當然,時機成熟的話,我們也會另設討論專區,以服務大家。

去年,在發表〈虛擬社區的社會學基礎〉一文時,我提出的呼籲是:資訊社會學不是社會學的一個章節,它終將獨立,成為與社會學平行的另一學科,而傳統社會學所討論過的所有主題,在資訊社會學中,都將會被重新提出檢討。今年,發表〈虛擬社會學的虛擬社會基礎〉時,我提出更基進的呼籲:資訊社會學終將逐步入侵,將社會學消融於其間,最後,社會學將會成為資訊社會學的一章。

E-Soc Journal先將自己的觸角拉開,並希望能夠匯集人氣,讓有興趣的人都能參與到我們的成長。本期嚐試將一些尚未成熟的想法放在裡面,目的就是帶起大家的關心。其中,有一些是年輕朋友的學習心得,雖然並不是嚴格意義下的學術論文,但對此一領域的初期發展,應該仍有正面積極作用,希望大家會喜歡。

從南華社研所創設開始,E-Soc Journal每月十五日出刊,預計每學期出刊四期,寒暑假暫停,每年共計8期。面對未來稿源的問題,並為提升品質計,我們開始積極向外邀稿。無論是Working Paper、讀書札記、網頁推荐、生活小品、學術論文等,都在歡迎之列。雖然,資訊社會學是我們研究的一個主題,但是,社會學各領域討論也都是我們所期昐的,基於學術發展,本刊歡迎轉載,但請支會本刊並限定在學術用途。

我們的規模很小,但我們的志願很大,E-Soc Journal要能茁壯,唯一的條件是大家願意參與它。少了人氣,網際網路又有什麼意義呢?容或網頁中大部份的資料都是垃圾,容或許多E-mail都不值一讀,容或聊天對話室中的內容大多言不及義,但是,當所有東西加在一起時,就構成了網際網路,本身就相當有意義。

因為您的關心與支持,E-Soc Journal才能持續發展。期昐著,因為E-Soc Journal的發行,能帶動大家對資訊社會學的關心,那麼,10月27日那頓飯就沒有白吃了!

【註】轉載自E-Soc Journal第10期,2000年11月15日出刊。E-Soc Journal(http://www.nhu.edu.tw/~society/e-j/)是《教育社會學通訊》的姐妹刊物,前者由南華社會學所出版的電子期刊,後者則是南華教育社會所出版的紙本寄送期刊,都是每月15日出刊。希望大家同時支持這兩份刊物。

 

紀登斯對現代性的省察

鄒川雄

南華社會所專任助理教授

從某個角度言之,西方社會學理論可以說是以研究西方「現代性」(modernity)為基本關懷的學問。不論是古典社會學理論,或是當代社會學理論均是如此。對於長期關注現代性這一主題的紀登斯(A.Giddens)而言更是如此。自一九七0年代以來,紀登斯在反省古典及當代社會理論(包括許多非社會學式的社會理論)的歷程中,逐步建立了一套對當代社會政治現象(紀登斯名之為「晚期現代性」或「高度現代性」late,high modernity)的宏大理解架構。此乃繼哈伯馬斯(J.Habermas)之後,西方社會理論界對於近代西方文明所形塑的「現代性」的自我反思,又一次在理論上的重大突破。

本文的目的將簡要地闡述紀登斯對現代性診斷的一些根本的面向,並進而提出評論。末了將其與哈伯馬斯的「現代性方案」進行比較作為結束。

首先從制度層面入手,在紀登斯的眼中,所謂「現代性」乃是指一套行為制度模式,這套制度模式在歐洲封建時代以後逐步建立,並且在二十世紀才日益成為具有世界歷史性的影響力,也就是至此現代性才成為世界性及全球性的現象。紀登斯建構了現代性的四個制度性面向:第一個面向是「工業主義」,是指蘊含於生產過程中物質力與機械廣泛使用所體現出來的社會關係;第二個面向是「資本主義」,是指商品生產體系,其中包括競爭的產品市場及以日益商品化的勞動力市場;第三個面向是「監控體系」,是指社會組織化權力(如國家)對其成員的資訊控制及社會性監控;最後面向是「軍事權力」,是指在戰爭工業情境下對暴力手段的掌控。

對紀登斯而言,通過上述對現代性制度性面向的建構,除了可以清晰地掌握現代性的制度特質外,亦可由此來觀察及界定如下重要的課題,即這樣的現代性制度「怎樣在全球化中開展?」「會產生怎樣的後果與嚴重的風險?」以及相應的「會產生怎樣的當代社會運動?」並依此「勾勒出怎樣的後現代秩序的輪廓?」如下表所示:

現代性的制度面向

工業主義

資本主義

監控體系

軍事權力

現代性的全球化

國際分工體系

世界資本主義經濟

民族�國家體系

世界軍事秩序

現代性的後果嚴重之風險

生態破壞或災害

經濟成長機制的崩潰

極權力量的成長

核武衝突或大規模戰爭

當代社會運動之類型

生態運動(反文化)

勞工運動

言論自由/民主運動

和平運動

後現代秩序的輪廓

技術的人文化

後匱乏系統

多層次的民主參與

廢除軍事控制(非軍事化)

簡要地勾勒出紀登斯對現代性制度面向的分析後,我們將轉向紀登斯對現代性的動力要素之分析。紀登斯以為有三個(或組)主要動力要素:「時空的分離」(separation of time and space)、「社會制度的抽離化」(disembedding)、以及(對紀登斯而言可能是最重要的)「現代性的反思性」(the reflextivity of modernity)。以下將依序說明之。

所謂時空的分離,是指將人們的生活與文化從自己特殊的時空意識的參照中抽離出來,使得時間「空洞化」(the emptying)及空間「空洞化」,也就是單純時間與單純空間的出現。全球通用的曆法與標準時區以及標準化的世界地圖,正標誌著時空分離與時空延伸時代的到來,它為在不同場合協調社會行動提供了時空重組的堅實基礎。紀登斯認為,假若沒有時空的分離與重組,許多具有現代性特質的特定組織,要跨越時空的限制而對社會關係進行規則化控制,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其次,紀登斯所謂社會制度的抽離化是緊接著時空分離而言的。因為,當人們的社會關係從地方性的場景、從特定的時空感中抽離出來,並使社會關係在標準的、無限的時空中再連結時,社會制度的抽離化是其不可或缺的過程,也是必然的結果。紀登斯認為現代性的抽離化機制有兩種類型:一是作為交換媒介的「符號表徵」(symbolic token),如貨幣(money proper)。符號表徵具有標準價值,可以在多元場景中相互交換;另一個抽離化機制是「專家體系」(expert systems),這個體系通過專業知識與技術的建立,其知識效度獨立於使用這些知識的具體行為者之外。在現代社會中,專家體系無孔不入,滲透到社會生活的每個角落。不僅在自然科學的專門技術領域如此,就連在社會關係領域及自我親密領域亦然。

最後我們來談談紀登斯所謂的「現代性的反思性」。紀登斯扣聯著上述的脈絡指出,現代性本質上是一個去傳統化的「後傳統秩序」。時空的轉型伴隨著抽離化機制,使得社會生活與社會關係脫離傳統固有規則與實踐的控制,而這正是現代性徹底反思性產生的主要背景。何謂現代性的反思性?如紀登斯所言:

「現代性的反思性指的是多數社會活動以及人與自然的現實關係,依據新的知識信息而對之作出階段性的修正的那種敏感性。對現代制度來說,這種知識信息並不是無關的,而是其本身內在的組成因素,這是一種複雜的現象,因為在現代社會條件下,存在著對於反思性反省的諸調之可能性。」

Giddens著,趙旭東、方文譯,現代性與自我認同,22頁,北京三聯書店,1998

在紀登斯眼中,所謂反思性是內在於現代性本身的特質之中的。而社會學及其他社會科學則在現代性的反思性中扮演一個基本的角色。不僅僅這些正式的學科,就連一般機構或組織所編的各種手冊或各生活領域中的「指南」、「方針」等,也是現代性的反思性的一環。

通過對現代性的反思性的理解,紀登斯檢討了當代後傳統社會秩序(post-traditional social order)的特質,研究了全球化與日常生活的轉型,也深入分析了現代社會「信賴/風險」的環境及「人為不確定性」的狀況,最後並區別了「簡單現代化」與「反思現代化」兩種對社會變遷的不同心態,進而導出了「生活政治」、「創生性政治」、「積極信任」、「對話民主」、「情感民主」、「積極福利」、「二次機會政治」等所謂「第三條路」的政治主張。此一部份限於篇幅,在此省略。

在此,我們要談談現代人所面臨的風險環境,這是紀氏現代性理論中一個極為重要的洞察。紀登斯認為,我們今天生活在一個「人為不確定」(manufactured uncertainty)的世界中,其中的風險與傳統及現代早期的風險完全不同。而所謂「人為不確定」指的是「啟蒙運動引起的發展所造成的風險----我們自覺闖入我們自己的歷史以及我們對自然的介入」。在傳統時代,我們生活在既定的價值與常規中,所謂知識乃是在傳統規限的範圍中累積。在這樣的時代中,儘管有我們無法掌控的大自然風險,但基本上我們對自然的介入即對歷史的介入,仍然在一個可信賴、有著未來確定性的世界中;然而在現代世界中,人們的知識、行動、組織與制度,均已變成具有反思性,這使得我們對自然及歷史的介入不斷地加快加深,知識與社會關係以我們所無法預知地呈螺旋狀地快速成長。這將使得我們的現代世界變的極具未來開放性與不確定性。這雖然促使了每一個人的自由度空間大增,但也造就了一個我們永遠無法掌控且充滿風險及不確定的世界。我們注定要邊做邊學,一邊努力前進,一邊迎接這個我們一手創造卻未知的未來。

末了,我們對紀登斯與哈伯馬斯這兩位當代社會理論巨擘對現代性的洞察與診斷,進行簡短的比較。

首先,這兩位大師均是百科全書式的人物,不僅有納百川的氣勢,更能分別雕琢出精緻的宏大理論(grand theory),對現代西方社會提出一個全面的理解架構。在今日學科分工日益瑣碎,大多數學者只願意偏於某一狹小領域從事經驗研究的趨勢下,這兩位理論家仍堅持抽象基礎理論的建構,實屬難能可貴。而且他們的努力,卓然有成,為當代社會研究帶來更多的豐富性與可能性。就此而言,值得吾人更加的關注。

這兩位思想家,雖然均以創建無所不包的、社會學的基礎理論為職志,然而因學術訓練不同、本國學術傳統有異,以及兩人的性格與文風的差別,使得兩人的現代性理論有著根本的差異。例如,哈伯馬斯傳承自德國觀念論的傳統,儘管他已大量吸收英美語言學及實用主義的傳統,然其理論的基本精神仍然是德國式的,且其論證理路有其濃厚的「思辯」味;至於紀登斯,雖然他的理論已因充滿「抽象性」和「體系性」而在英國社會學傳統中被視為異數,然與哈伯馬斯相比,紀登斯的理論仍較具現實性與經驗性。不過,儘管他們二者有極大的差異,但有一點(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點)卻是相同的,那就是我們無法用一般所謂社會學的學派(如實證論、功能論、互動論、詮釋學、衝突論、批判理論、馬克思主義等)來定位他們。事實上,他們遊走於社會學各大門派之間,汲取自己理論建構所需要的養分,最後另闢蹊徑,自成一家之言。

以上就一般理論風格而言來論述,接下來我們進入實質理論的比較。事實上,儘管兩位大師的現代性理論,就實質內涵而言有極大的差異,即便讓兩人展開論辯,恐怕亦無法達成共識。然而筆者以為,他們二者的關於現代性的實質理論,有許多相似,或有許多相異但卻可以相容及互補的地方。例如,紀登斯提出「現代性的反思性」作為現代社會最重要的特性(或動力因素)之一,並認為這是傳統秩序及價值破裂之後、在時空轉型及抽離化機制下的必然發展。事實上,這種說法與哈伯馬斯論及現代社會「溝通理性」的昂揚有異曲同工之妙。根據哈伯馬斯的觀點,現代性的發展即是社會的理性化,其首先表現在韋伯所言的「世界的除魅」之上,隨著神話/宗教的統一世界觀的崩解,科學、道德法律與藝術分化為三個不同的價值領域,各自有不同的邏輯。這樣的發展使得潛藏在生活世界的人際互動中的溝通理性,乃能不斷地發揚出來。這促使人們的溝通互動從傳統的規範脈絡中「抽離」獨立出來。依哈伯馬斯所言,生活世界的合理化會表現在生活世界的結構(文化、社會與人格)的分化、溝通的形式與內容的分離、以及符號再製更具有反思性上,就此而言,哈氏的「生活世界的合理化」與紀氏的「現代性的反思性」事實上在描繪同一件事的不同側面。(當然,側重面之不同正顯示出二者理論的根本差異)

另外,紀登斯在為反思的現代化找尋政治實踐的方向時,提出了生活政治、積極信任與對話民主的原則。這些原則也與哈伯馬斯因應生活世界可能遭系統力量侵入而形成「被殖民化」狀態,所提出的政治方略十分相似。紀氏的「生活政治」的概念特別強調其與左派長期以來所堅持的「解放政治」不同。解放政治主張一種生活機會的政治,一種提高行動自主權的政治;至於生活政治則是一種認同的政治、選擇的政治,也就是在生活中追求自我的反思性。這種生活政治與哈伯馬斯再評論當代新社會運動時所言的「新政治」(new politics)有雷同之處。哈氏認為新政治所關懷的已不是「經濟問題、社會安全、利益分配與制度正義」的問題,而是「生活品質、個人自我實現、政治參與及生活選擇」等問題;其次,紀氏所言的「積極信任」是指在人為的不確定下,人與人或機構之間的信任,已不能建基於傳統規定或原有的身分地位之上,而必須建基於人們積極主動的創造。就這點而言,積極信任也與哈氏的基本主張類似。哈氏認為在後傳統、後規約道德的現代社會,人與人的信任關係只能訴諸於當下的真誠理性的溝通,而不能再回歸於傳統的規範。只有在溝通行動中,人們才能建立真正的共識,也才有積極的信任;至於紀氏所提倡的「對話民主」與哈氏所言的「討論民主」,其間雖也有差異,但其基本旨趣卻仍是相符的。

 

布魯納「教育文化」一書簡評

王瑞賢

南華大學教育社會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布魯納(J. Bruner)認知心理學主力戰將之一,早年追隨J. Piaget的認知發展理論,並發展Piaget的數學邏輯式心智結構的觀點,最後修正Piaget模式提出屬於自己的訊息表徵模式。布魯納的理論對於教學理論,尤其是數學教育做出很大的影響與貢獻,然而「教育文化」(The culture of education,1996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一書的印行,顯見布魯納開始反省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心靈是具有社會文化色彩的心智(mind)還是一個邏輯式的認知結構(cognition)。

本書共分九章,含索引為224頁。本書彰顯兩個重要目的,一是關切過度認知心理學化的教育,並凸顯近來心理學界的反省;第二個目的在於指出個人基本上是內含於一個特定文化,學習總是情境裡學習(situated learning),因此心理學勢必與人類學合作,以探索社會文化歷史脈絡與心智、學習及教育的關聯。

布魯納認為心理學對於心靈研究有二條路線。第一條主軸基本上將心靈視為一個邏輯運算的機置,我們可以以皮亞傑以其後續所影響之認知取向研究典範為典型代表。在個人心理學上,重視於「認知」內在規則的研究。另一條主軸則是認為心智是由通過人類社會文化所建構及體現的實體。布魯納在本書開宗明義地宣示西方過去過度將人類的心靈看成是一個如電腦般的訊息處理、邏輯運算的體系。這種認知訊息處理模式使得當代教師的教學方式偏重於教導孩子如電腦般的處理資訊。這種心理學及教育學理論都是去社會、去文化及去歷史的。

社會文化取向心智研究受到語言學及人類學,亦或是維高斯基(L. Vygotsky)、杰柯卜森(R. Jakobson)、李維史陀(Levis-Strauss)等人的影響。維高斯基的社會文化取向心智研究是反皮亞傑認知發展論。維高斯基強烈批判個人心理學、實驗心理學在探討個體心靈與行動的局限性,將社會文化面排除在外。心理功能和結構是由社會關係的內化所聚集而成的;是社會、文化的發展法則參與建構的((Ivic, 1987;Wertsch, 1986)。他說:

「以往的心理學嘗試從個人行為中探討社會行為。他們在實驗室觀察個人的反應,再研究個人在集體層面的反應。從研究進路上形成問題基本上是對;但坦白地說,這只是在處理行為的第二個層次而已,最先的問題應該是在於彰顯個人的反應是如何從集體生活形式中浮現的。」(Wertsch, 1985)

在他的觀點中,心靈是以社會過程做為其先決條件,個人心理學應奠基於社會心理學之上才算適切。那麼,因為心理是個人的而意識是社會的,所以研究個體心理學就應該依靠具有反省社會環境的意識學科(李輝凡等, 1998) 。維高斯基指出個體的思維發展方向不是從個人思維向社會思維發展,而是反轉過來,由社會思維向著個人思維前進;心智發展也是社會文化層面優先於個人意識層面(維高斯基, 1998)。心智的社會文化層面不論在時間和事實上都是優先存在的,而心智的個人層面則是次要的、衍生的。因此,兒童心智發展最先是出現在人與人之間相互作用的社會關係層面(inter-psychological),而後才進入兒童的內在心理層面(intra-psychological) (Vygotsky, 1978)。

杰柯卜森運用語言學家共時性與歷時性發展出隱喻(metaphor)和換喻(metonymy)兩組概念。此對概念不但用於研究失語症患者的語用表現,同時也運用於文學作品風格的研究。他寫道:

  隱喻過程在文學的浪漫主義和象徵主義流派中所佔的主導地位已不斷得到公認了,但人們還沒有充分地認識到,正是換喻的主導地位支撐和實際上預定了居於浪漫主義的衰落與象徵主義的崛起之間、同時又與這兩者對立的所謂「現實主義」流派的出現。使用毗鄰關係的現實主義作家,以轉喻的方法從故事情節轉到環境,從人物轉到存在於時空中的背景。(<<語言的基礎>>(Fundamentals of Language),第91-92)

李維史陀區分兩種心靈狀態與思維--科學邏輯思維和修補拚湊思維(bricolage)方式。李維史陀在《野蠻人的思維》(1962年)中對「零敲碎打」這一術語作了如下定義。它指的一種和我們「文明的」「抽象的」科學相對立的「具體科學」。這種科學遠非缺乏邏輯,事實上,它以和我們不同的邏輯,仔細而精確地把這個豐富多采的物質世界的一分一毫都組合成結構,加以分類和排列。然後,這些「即興的」或「拼湊的」結構作為對環境的特殊反應,用來在自然的秩序和社會的秩序之間建立起相對應或相類似的的事物,從而可以滿意地「解釋」世界並使它成為人們可以生活的地方。「零敲碎打者」(bricolge)構造了圖騰的「信息」,由此,「自然」和「文化」得以相互映照。

Vygotsky同時也區分為兩種思考特質,一個是複合式思考(thining in complex),一個是概念式思考(conceptual tithinking)。Vygotsky認為前者主要可以發現在原始民族、精神異常及兒童的思維。複合式思維展現一種參與的特質,而東西的分類並不是依照科學或成人的邏輯來進行的。他的同事羅里拉(Luria)對一些比較原始落後農村社會為研究對象一種是抽象範疇的分類,對於一個正常的個體來講,他會藉由抽象的概念來選擇物體來形成一個明顯的範疇,這樣的分類的類型所產生的抽象範疇,例如,車輛、工具、動物、植物......等等這樣的分類。他對比出來另外一種沒有上學、末受學校教育的不識字者他的思考特質。他們主要的重心並不用邏輯的範疇來分類事物,而是用圖形功能的情境來將它們併入,這種方式主要來自於從日常生活中用圖形功能的情境的方式來拼入這些物體,然後在基於不斷的複製,這些個體他們在分類事物的時候就好像這是桌子、這是桌巾、這是叉子、這是刀子、這是盤子、這是麵包、這是肉、這是蘋果,因為他這樣重建用餐的情境,這些東西都是在吃飯的時候所使用的。

布魯納在本書中亦提出兩個近似於上述兩兩相對的思維-科學邏輯性思維(logical-scientific thinking)和描述性思維(narrative thinking)。布魯納在本書主要在於修正教育理論、學習理論過度依賴科學邏輯思維做為其核心概念,並試圖彰顯對於描述性思維的重建性。因此,他提出俗民教育學(folk pedagogy)的重要性,歸納出四種俗民教育學的類式。這些想法也逐漸在心理學與教育學理上展開新一頁。Barbara Rogoff and Jean Lave (1984)所編著的(Everyday cognition :its development in social context)、Jean Lave & Etienne Wenger(1991)所著的(Situated learning :legitimate peripheral participation)以及Paul Dowling(1998)的(The sociology of mathematics education :mathematical myths/pedagogic texts)等應是布魯納所反省描述性思維與俗民教育學等理論下的同一家族系譜的重要作品。

 

出席國際學術會議報告

南華大學教育社會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會議名稱:2000 Americ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ASAAnnual Meeting

會議地點:美國華盛頓D.C.

會議日期:89812日至89816

補助單位與編號:行政院國科會89-2914-I-343-001-A1

一、參與ASA年會

美國社會學年會(ASA Annual Meeting)為全美社會學界最盛大的學術會議,其地位與重要性不言自明。我以1998年完成的博士論文為基礎,在國科會支持的研究計劃(計畫編號:NSC 89-2412-H-343-002)執行期間,取得南韓和美國的資料後,進行了跨國的分析;也就其中台灣與南韓的部份,完成了本篇論文。獲得該會中經濟社會學學門(Economic Sociology Session)接受發表。

二、年會中的論文報告

在18分鐘的報告中,我主要強調了以下幾點:

首先,我以薪資分配本身對勞工的生產力即應有相當的影響力的理論假設來深入討論勞動市場中的根本問題。換言之,薪資差異本身不僅是生產力不同的結果,同時也可能是造成生產力差異的原因。對未獲得合理報酬的勞工(遭相對剝奪)而言,其生產力的下降應是可以預期的;而對獲得過高報酬的勞工(享有效率薪資)而言,則可能有增加生產力的現象。雖然近來有學者持類似的主張,指出勞工們所承受的相對剝奪,將可由其在生產力上的表現顯示出來;另外,學者們強調獲得高於自己預期之薪資的勞工,將比未享有如此待遇的勞工們努力工作,以藉此表示對雇主的感激與回饋。然而,至今少見實證研究估計其影響效果或驗証相關假設。

實証結果方面,在相關係數的表現上,台灣與南韓是頗為雷同的:相對剝奪與勞工生產力是呈負相關的;而效率薪資與生產力的表現則呈正相關。至於以修正Cobb-Douglas生產力函數所進行的多元迴歸與時間數列分析結果,則指出了勞工之相對剝奪感對於生產力有負面而顯著的影響。而其影響效果也頗相近。經控制其他條件,相對剝奪感每加強10%,總體的工業生產力將下降7%(南韓)與9%(台灣)。

另一方面,就效率薪資而言,在台灣與南韓的部份,勞工們在獲得效率薪資的同時,其生產力的表現,並未如經濟學文獻所預期的增加(或至少未達顯著水準)。這點發現,需要作進一步的社會心理學探討,以尋求勞工們是否對於其所獲得之高薪(或超過其自己預期的酬勞)能夠自我合理化,或強調自己存在的價值及對公司的貢獻之解釋。

三、會後的討論

由於參與該學門討論的學者很多,也詢問了不少問題。我另外以會議論文中未包含的美國部份作了補充說明:美國製造業勞工的相對剝奪感,顯現出較台灣與南韓更為高度的敏感性,相對剝奪感每加強10%,總體的工業生產力將下降約達15%。我們相信這可能與東西方的文化背景、產業結構及企業型態有關:美國的勞工自主性高,自我意識強烈;東方社會則可能重視在群體中的順從性。其次,台灣與南韓均有高比例的家族企業(family-run enterprise)。而從組織中權力不平等的角度來看,美國勞動人口中約有20% 服務於員工超過500名以上的大規模企業;但南韓與台灣則少得多,約僅佔5% 左右。加上台灣與南韓近來雖在產業結構上皆有大幅的轉型,但相對來說,仍有高比例的勞工服務於勞力密集的產業。這些現象皆可為本研究的實証分析結果作出合理的說明。

另一方面,獲得效率薪資的美國勞工們同其生產力則有顯著而正向的表現。在此我不願涉談有關道德的討論,也不願相信或認定這和勞工品質的好壞有關。比較可能的解釋,或許在於美國勞動市場的激烈競爭,勞工們的不安全感較東方國家為大。因而在受到優渥待遇的同時,會更辛勤的工作以求保有現在的工作與職位。

四、與會學者的其他意見與心得

參與會議的過程中,我和其他各國的與會學者們有充份的心得交換;在對本研究主題相關的議題上,有學者建議我收集紅利(bonus system)或年終獎金的資料,畢竟各國的調查資料均尚缺此項目,也可能影響了我們對勞工們工作意願及其生產表現的估計。這點對未來與此主題相關的學術研究,應該有很大的幫助;我也開始蒐集資料,並希望能對台灣企業的紅利發放,掌握合理的模擬與計算。另外,我還參加了多場關於美國少數族群的討論;也聆聽了幾位學者在家戶組成型態及同居意願的分析報告;也取回了許多珍貴的文獻資料,相信對我未來的研究層面,能有更多的啟發;最後,還是感激國科會的大力支持,也期待自己未來在研究成績上能夠日起有功,有更多更好的作品。

  

「研究生論文提綱發表會」後的一些感想 � 跟研究生談學術生活二三事

楊靜利

南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負責這期E-soc Journal 的編輯來向我邀稿。我手邊實在沒有東西,可是邀稿的編輯邀功一流,像我這種對推銷員一向不假辭色的人,竟然還是跟她點了頭,答應了一件我不擅長的事。上了大學以後,除了作文課之外,我再也沒寫過非研究性的文章(應該說研究論文比較恰當,有些人認為情書也是文章,偶爾還是需要寫寫情書),而我一向從事量化研究,從文獻考察、資料搜集、到資料分析,沒一年半載的時間是擠不出來三、五頁文字的,可是截稿日期轉眼即到,我只好揚棄那些我已習慣的八股論文,寫些其他的東西。

今年十月中旬,南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和教育社會學研究所有一場很熱鬧的研究生論文提綱發表會,大家除了在會場上對每一篇文章提出質疑與建議外,會後還有許許多多的意見交換,包括對會議的形式、功能,以及報告人對於上台報告這件事的事前準備與事後反應等,我想也許我可以談談我的看法。其實我要談的東西不是「我的」看法,這些看法在隨便一本科學哲學的書裡面,或者任何一個老師的課堂上都會談到。只是許多同學因為研究及參加會議的經驗不多,所以看了書也沒感覺,如果有感覺,大概也是覺得昏昏欲睡;而課堂上老師談到這些事的時候,常常伴隨著罵人,同學心裡有的淌血,有的不爽,也沒聽進去多少。我雖然資淺,在會場上受到的流彈可多得一塌糊塗(我得強調一下,學術論文裡不可以用這種形容詞),看到書上所談的那些學術界的規範與習慣,就會覺的於我心有戚戚焉(你非得心有戚戚焉不可,要不然日子就難過了)。既然我也曾經滄海,也許我可以轉述一下這些瞌睡書裡的內容,看是否比較能夠於你心有戚戚焉;而聽說我罵人的時候,有人還會覺得有趣,也許你可以聽進去比較多。

在我開始之前,我想強調一點:這是一篇感想,而不是學術論文。為什麼要強調這一點?因為我教研究法,我告訴同學許多研究與論文寫作的規範,而大家會發現這篇文章可一點規範都沒有。

所有的研究都等著被推翻

我想先談一件事情,就是「所有的研究結論都等著被推翻」。老實說,我們心裡想的其實是「推翻別人的研究結論」,而不是「研究結論被別人推翻」。不過這是同一回事,如果所有人都想推翻別人的研究結論,當然就所有的研究結論都等著被推翻了。學術界是個富而好禮的社會(你可能會說如果學術界是個富而好禮,為什麼還用「推翻」這麼強烈的字眼?好吧!如果你不喜歡「推翻」這兩個字,你也可以用「修正」來代替,不過我覺得用「推翻」跟好不好禮沒關係),所以我們訴諸白紙黑字的就是「所有的研究結論都等著被推翻」,而不是「所有的人都想推翻別人的研究結論」。想要推翻過去的研究代表我們追求進步,而不是想要否定前人;期待自己的研究結論被人家推翻,是我們知道這代表進步,而不是「總統不在家」(就是欠扁,我從報紙上學來這個詞的)。想想看,牛頓的運動定律最後淪為愛因斯坦相對論的一個特例,可是誰談到牛頓不立正站好呢?我相信愛因斯坦死的時候,牛頓也一定站在天堂門口張開雙臂迎接他,說不定他變成天使,還揮動著一對翅膀呢! 我想說的是:「存疑」和「不確定性」是科學的本質,推翻和被推翻是天天發生的事。

用批評來聚沙成塔

好吧!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推翻」這兩個字,我也可以用「修正」來代替。大部份的時候我們不會想要推翻過去的研究結論,而是在既有的典範下從事研究,進行小幅度的推廣或修正,聚沙成塔式地堆砌我們對某一主題的瞭解。 既然是聚沙成塔,就看人家沙子堆到那裡,你再加一瓢上去;如果你看到堆得凹凹凸凸不太像樣,那就幫忙磨一磨吧。再加一瓢上去的時候,你一定會說你為什麼要加這一瓢,那就是以前的研究還有不足的地方;要磨一磨之前,你也得告訴人家為什麼要磨,要磨那裡,那就是以前的研究有不對的地方。這些工作,用我們文謅謅的話來講,就是文獻回顧。所以文獻回顧裡要有兩個項目:1充分的文獻搜集,以了解相關的研究進行到那裡,2指出現有研究的缺失或不足處。這樣才能找到自己的研究的定位。

第1點似乎花苦功就可以了,第2點你可能會覺得很困難。我也覺得很困難,但那是必需的能力,你得養成。如何養成?這需要長時間的培養,不過你可能很急切地想要一些速成的方法。我建議你抱著雞蛋裡挑骨頭的態度看報紙、聽新聞!要看報紙文章不順眼,聽電視新聞不順耳,沒毛病也要為批評而批評。到了課堂上的時候,反駁老師同學的每一句話。你一定想:「別鬧了,你以為我會傻傻聽你這種天真幼稚的建議?」別急嘛!我話還沒講完。我又沒叫你要出聲,你可以在心裡反駁啊。青春期的孩子不都如此嗎?什麼事都反對,而且一定有他的理由,雖然大人們覺得他們無理取鬧。你只要找回你青春期的一點叛逆就可以了。不知道有沒有人擔心自己最後淪為無理取鬧,我的看法是:別傻了!你以為你還年輕啊?無理取鬧不是隨便做得到的,那需要特種賀爾蒙協助才能成功的。

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嗎?聚沙成塔要有工具,批評就是最好的工具。

用研討會來互相幫忙

充分的文獻搜集,再加上一些批評,就是很棒的文獻回顧。你想要藉此找到你研究的定位,而那些作者們當然也一直在等著別人談論他的文章(雖然學者天天告訴自己要能夠自甘寂寞與自得其樂)。雖然大家都了解:所有的研究都等著被推翻,但每個人都想撐久一點。怎麼撐久一點?吃威而鋼?某些時候是啦,但我們現在不是要談這個。

你知道寫完一篇論文的感覺嗎?先是長噓一聲,心裡想我總算寫完了。然後,有兩種可能:第一、你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厲害,竟然可以寫出這麼美妙的內容,於是你迫不及待想要奇文共欣賞。第二、你覺得自己已經江郎才盡了,雖然不滿意,可是你也無能為力做得更好。怎麼辦呢?找人幫忙吧,請你的朋友幫你看看,給點意見。可惜很多時候,你的好朋友沒空幫你看,或者看不懂你寫的東西,這時候,只好請那個有空、看得懂、但可能不是你的好朋友的人來幫忙了。可是他不是我的好朋友,他為什麼要幫我看?好吧!那我們規定他一定要幫你看。你也許會問,大家憑什麼規定他一定要幫我看?其實也不是規定啦,跟他商量一下,結果他就答應了。為什麼答應?因為他自己也碰過相同的問題,他想我們應該互相幫忙。於是大家就開始撮合你們兩個,爾後又發現另外兩個、再兩個、再兩個…,我們乾脆來個大聯誼好了!結果就辦了一場研討會。你和其他寫文章的人報告你們文章的內容,那些幫你們看文章的人提出他們的批評與建議,那些還沒輪到他們報告或評論的人,或是已經完成報告或評論的人就坐在台下七嘴八舌參與討論。你的評論人仔細的看完你的文章,有些他看不懂,他就請教你;有些他看得懂而且知道你錯了,他就告訴你那裡錯了;他還覺得你可以再多討論一些東西,他就告訴你未來研究的方向。

我好像就假設你寫完文章、噓了一口氣之後,一定是第二種可能。沒有啦,我現在就要談第一種可能:你覺得自己實在太厲害了。建議大家養成這種反應的習慣,因為如果你一開使就覺得沮喪,通常你會沮喪到底,可是如果在一開始自戀一下,你至少有一小段快樂時光。單單完成一篇論文這件事就值得親自己一下了,不是嗎?言歸正傳,即使你覺得自己寫得很好,但請記得我一開始講的:「存疑」和「不確定性」是科學的本質。所以呢,學者都會先存疑,然後準備雞蛋裡挑骨頭。這樣的態度好不好?我覺得很好,連愛因斯坦都會錯,你我怎麼可能毫無瑕疵。我的經驗是:一篇我已經報告過好幾次的文章(也就是改過好幾次了),在我投稿送審時,評審意見還是兩大串(一般有兩個審查人)。我想順便講一下研討會中的評論內容或聽眾所提的問題。

為了成本與效率的考量,也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最多的人參與,研討會的報告與評論時間都很短。因為時間短,報告人不能鉅細靡遺地暢所欲言,聽眾臨時拿到論文或者根本沒有論文,所以內容的掌握可能不是很好。而評論人雖然應該早拿到論文,但常常因為某些原因沒有拿到;或者雖然拿到,但沒有很認真地看;或者很認真地看,但還是無法掌握細節(他不是專家嗎?喔!這就說來話長了,簡而言之,鑿山洞的人才知道那一塊石頭鑿不進去,用看的都認為輕而易舉)。也就是說,你所得到的意見不會全部都是恰當的意見。一般來說,有三分之一的意見是因為沒有仔細看你的文章而產生的,有三分之一是根本無法解決的,剩下的三分之一才是你必需修改的。我怎麼知道這些各三分之一?我隨便寫的。你怎麼知道那些是那個三分之一?問你指導老師。

不管實際上你寫得好不好,評論人的話都可能讓你如坐針氈。你知道嗎?這些人實在一點都不溫柔(大部份的學者都不溫柔,你只好認了,溫柔不是學術訓練的項目):聲音不好聽也就算了,語調硬梆梆的真讓人不舒服,有些人更是天賦異稟,一副質詢的口氣,聽他開口就火冒三丈。我建議你當場面帶微笑,但心裡罵他三字經。不過人家總是辛辛苦苦幫你看了文章,還給了一些意見,我希望兩、三天以後,或者一星期也行,你能夠真心誠意的感激。

這一段的重點有二:1看別人的文章並提供批評是每一位學術工作者的義務,研討會是讓大家履行義務的地方。2為提出批評的人鼓掌,同時感激別人給你的批評,然後你會開始勇於批評。

碩士班研究生的定位

你可能覺得上述的內容是學術界的行規,可是你只是個小小碩士班研究生耶,又還不是個學者!那我們接下來談談研究生是什麼東西好了。也許你已經開始不耐煩了,恭喜你,這是最後一段。

碩士班是研究所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就是博士班,而博士班是為了培養「研究」人才。老實說,傳統的碩士班(如哲學、物理學、社會學之類,法律與醫學等是另外一類)是為了博士班而存在的,也就是為了舉才進入博士班。如果認為你不能進入博士班,就給你個碩士學位、請你走路(當然,前提是你也沒有太差勁,符合基本的要求)。有的時候,舉才的人認為你適合繼續深造,將來從事學術工作,可是偏偏你就不喜歡這個得自甘寂寞、還要自得其樂的行業,所以你就不待了,拿個碩士學位回家去。換句話說,我們花一點時間,評估你適不適合繼續深造,你也花一點時間,看你喜不喜歡呆在這一行。不論是別人評估你或是你評估你自己,總得實際滾一滾才能判斷嘛。怎麼滾?寫碩士論文。我相信閉門造車也可以寫出好的論文,但「以文會友」是學術生活的核心,發表論文、評論文章都是學術生活的材米油鹽醬醋茶;既然大部份的人都是這樣過活的,我們就希望營造一個類似的環境,讓大家也試試看你喜不喜歡、或適不適合這樣的生活。大部份的人不是不適合,就是不喜歡,所以如果你覺得不是很愉快,沒關係,那代表你是屬於大多數人,那可是某種定義下的正常人呢?(那就是你們的老師都是怪胎了?老實說,我是那樣想)

我想說的是,如果你能享受研究生的生活,那普天同慶;如果你不覺得享受,但還可以忍受,那與同學互相打氣,一起渡過難關;如果你實在不能忍受,那你也可以打包回家吧。我不覺得最後一點有什麼不好,留下來還得負擔機會成本呢!不過我希望你是真的嘗試過、努力過後,深思熟慮的結果。

【註】轉載自E-Soc Journal第10期,2000年11月15日出刊。

 

校園中的兩性平等教育

鄭瑞隆 (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社會工作博士)

國立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副教授

性是人類社會綿延不絕的原動力,也是最自然的生心理反應,不能迴避只能面對。兩性組成的社會,是透過兩性並存與兩性互動而得到其存在的意義,如果這個社會只有單一性別存在,則社會不再多彩多姿,社會也註定要走向滅亡。儘管兩性對社會有共同的價值與貢獻,但長久以來存在的兩性不平等現象(或稱性別壓迫現象),使得我們的社會產生許許多多動盪不安與混亂局面,每天都在不斷地上演。例如:性侵害、性騷擾、家庭暴力,被害人絕大多數均為女性,加害人大多數是被害人身邊熟稔或相識的男性,甚至是親愛的家人;究其本質是「少數不肖的男性,欺凌多數無辜的女性」。另外,女性之社會地位、職務分派、薪資所得、政治參與、家事負擔、社會支援網絡,甚至活動空間與行動自由等,都受到相當多的限制與不公平對待;究其本質是「男性為尊的父權思想,箝制無力反抗的女性」。

在人類社會即將邁入二十一世紀之時,社會上長期地縱容某一性別對於有著相同貢獻的另一性別進行欺壓凌辱,實在是背離新世紀的潮流,更創造了許多社會上的悲劇。此現象對於一個讚揚、認可人道與人權的現代社會而言,不啻是一個最大的諷刺。而教育是變化一個人思想觀念、認知、態度與行為最重要的力量,如能透過有系統、有計畫的教育過程,將兩性平等的概念深植於這一代年輕學子的認知基模裡,則新時代中吾人社會將可漸遠離性別歧視與欺凌,促成兩性共容與共榮的社會。

有鑑於此,教育部早在三年多以前即已成立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負責策進我國之兩性平等教育事項。民國86年元月公布施行的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有規定,各級學校每學年必須實施至少四小時以上之性侵害防治教育;民國88年六月公布施行的家庭暴力防治法亦規定,各級學校每學年必須實施至少四小時以上之家庭暴力防治教育。而婦女人身安全三法中之第三法,「兩性工作平等法草案」也刻正於立法院等待審議三讀。因此,教育單位必須體認此一追求兩性平等之世界潮流與教育目標,切實地為年輕學子們提供兩性平等教育的實質內容,並在校園中的一切教育活動中實踐,方是解決當前兩性間亂象的治本之道。

學校如何進行兩性平等教育?實施內容為何?這是許多教師們最感興趣的問題。在基本觀念方面,應該強調性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是可以公開討論的議題;性不是可以用來交易的商品,也不是開玩笑的道具,而是兩性基於彼此的愛、承諾與忠誠所自然發展出來的心靈溝通與形體契合。兩性之生理與心理雖有差異,但是社會價值均等,其重要性與對社會之貢獻是一樣的。每一個人的身體界線與性自主權需受尊重與保障,不容任何人隨意侵犯;每一個人,不論男女都有其身體與人格尊嚴,必須受到完全的尊重與保護。任何的機會與活動參與,包括教育機會、科系選擇、職業發展、職務分派、升遷機會、薪資所得、權利義務等,不需先依性別作為差別待遇的前提,而應先將性別考量去除,以個人的能力與專業合適性為考量。因此,在中小學中,教師除了直接向學生說明兩性平等的原則之外,更要將這些理念落實在每一天的教學與課外活動中,並從學校教職員工同事之間之互動方式中實踐,使學生能夠耳濡目染,內化為生活意念與習慣的一部份。假使教師只是在課堂上鼓吹兩性平等,而課堂外之行為依然複製父權社會下的兩性不平等行為,則這樣的兩性平等教育是不牢固的,成功的機率不大。

再者,對於社會上經常發生的兩性之間互相侵害、欺凌或壓迫的事件,如強暴、猥褻、性騷擾、家庭暴力、男女朋友或同居人之間的愛恨情仇等,也應以案例教學的方式提供給學生認識並進一步討論,期使學生能認識問題的本質與類型,並對於相關之預防與因應方式有所認知,方能趨吉避害。男女兒童青少年也需正確地認識自己的生理構造與知識,心理特質,青春期發育的過程與知識,減少因好奇或無知而生之錯誤行為。教導學生認識男女間性衝動的反應、建設性地處理自己的生理週期與性衝動,認識正確的避孕知識,減少盲目的過早性行為;對於社會上或傳播媒體裡錯誤與扭曲的性觀念,與不當的兩性互動方式,也必須予以澄清導正,使青少年能監控自己的行為,成為掌握自己獨立人格與身體尊嚴的現代人。

在整個教學的過程中,教師的專業素養、教學準備與開放的觀念,是兩性平等教育成功的基礎。而在實際的教學準備與實施過程,需使用具體的教具(如模型、掛圖、影片)、生活的教材、可參與式的教學活動、可討論式的教學過程,以學生能理解與接受的詞彙與材料,生動活潑地教學,接納學生所有的疑惑並毫不保留地回答與說明,方能確保教學效果。

總之,兩性平等教育是最重要的生活教育,也是當今社會環境中對年輕學子最迫要的人格教育,值得關心教育的人士與全體教育人員共同努力推展之。

 

投稿園地

 


★ 為維持本刊長期出版,請大家告訴大家,多多支持本刊。

並隨時提供最新訊息於本刊。

讓我們一起在這教育社會學的園地成長!

本刊亦接受小額捐款。如有贊助,請劃撥:


31363101帳號 郭瑞霞